六月底,御驾回銮,驾临陪都上阳宫。皇后,和妃,雅妃,王昭仪等早已抵达迎接圣驾,宫殿楼宇也已打扫干净,这一次,我住的是观风殿西面的麟趾殿,其余人除了郑贵妃都按照原先的住处安排了。
一到陪都,皇上下旨贬郑贵妃为昭容,迁出关雎宫,入住含象殿,无谕不得外出。
因此,郑贵妃,不,是郑昭容并没有和我们一同入上阳宫,而是直接上了回西京的马车,接受皇命,被幽禁了。
给皇后请安的时候,皇后面上容光焕发,我进宫这么久,竟从未见过她如此意气风发的模样。心里不禁一乐,她在郑氏面前从未讨过便宜,这一次让郑氏从贵妃位上掉下来,也难怪她会这么高兴了。
皇后含笑说道:“真是谢天谢地,娆妃的双腿好了,人也瞧着精神了不少,想必此次南下,收获颇丰。”
我侧着身子亦笑道:“皇恩浩荡,娘娘又体恤臣妾,臣妾要是再不好起来,岂不是辜负了娘娘一番盛情?”
皇后满意的点头微笑,对众人道:“可见民间的确藏龙卧虎,太医署里的太医们都束手无策,却让民间的圣手治好了。本宫正想问问,是哪位神医有如此妙招,治好了你呢?”
我勾了勾唇角,道:“说起来,却不是旁人的功劳,还是臣妾身边的沈医监照拂有功。先前逝去的太医令。他的针灸确实名不虚传呢!”
“总不会,无缘无故就好了吧?”一旁的王昭仪追根问底的。
我冲她笑了笑说:“若真要说起来,倒是托了贵妃娘娘的福。”
王昭仪先是一愣,然后短促的尖笑一声,看了看皇后,对我道:“娆妃记岔了吧?现在这宫里,哪儿来的贵妃娘娘?”
“瞧我这记性!”我从善如流的笑道,“不过,那也是她在当贵妃的时候所犯下的最大的错误了。若不是她派人将我扔下河,使我身心受到严重刺激,又怎会激起我身体里求生的意志,让我恢复如常呢!”
众人面上都带着古怪笑意,郑贵妃是因为什么被贬的,圣旨上并没有明说。但是这些人怎么可能不知道呢?她们是没想到我会亲口承认了吧!
皇后正色道:“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,后宫姐妹本应和睦相处,可是偏偏就出了她那样的人。各位妹妹以后都要引以为鉴,千万不要再步了她的后尘!她在宫中这么多年,自以为翻云覆雨,手到擒来。可是看看现在,后宫也是讲规矩的地方,容不得胡来。”
众人纷纷起身,垂首道:“臣妾等谨遵皇后娘娘教训,和睦宫闱,以礼待人。”
我微微抬眸,看到皇后唇边久违了的满足笑意。她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