审案一开始,父亲就称病不朝了,我知道这是避嫌,也正合我意。
我想了好几夜,最后决定,与其在两年后让事情来得猝不及防,不如就现在借由此事,让父亲功成身退吧!
但父亲的隐退,绝不可以有半点瑕疵。
我静静的等候着事情水落石出。
但我还是太高估了自己的能力,也低估了右相在朝中这么多年的,盘庚错节的势力。
父亲被证实收受下属官员贿赂,证据确凿,皇上下旨查抄纪府。
我再也顾不得了,匆匆行至勤政殿,求他收回成命。
那已是九月底的深秋了,寒风从四面袭来,钻入我身体的每一个毛孔里。这情景,多么像我跪在郑氏门外苦苦哀求的时候啊!
江守全小跑下来,对我道:“娘娘请回吧,皇上正和几位大人议事呢!”
我不语,我今日是一定要见到他的!他凭什么这么对我,这么对我的家人!
江守全叹了口气,回了勤政殿,不多时又匆匆回来,满脸痛心疾首的说:“娘娘您真是何苦!中书令大人以您干政为名,逼得皇上不得不早下定论,现在……皇上刚下令纪府女眷都下了大狱。”
“什么!”我脑中轰鸣,猛然失去了知觉。
不知过了多久,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,第一眼看到的竟是启恒。
“你……”我挣扎着坐起来,揪住他的衣襟,哭道:“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的家人,为什么!我恨你,我恨你!你还要怎么折磨我,折磨我的父母,是不是下一步就要把他们流放了!李启恒,我恨死你了!你保不住我的孩子,现在还要这么残忍的对待我的家人,我仅有的亲情也要被你埋葬吗?”
他一言不发,任由我哭骂着,我想推开他下床,却发现自己动弹不了。
“我的腿……”我惊恐的望着没有知觉的双腿。
他这才说道:“你旧病复发,以后不要再跪在冷风里了。”
我大哭起来,这一切又回到了原点,不,比原来更悲惨!
沈七每日都来给我施针,他的表情没有松懈过。
“没想到娘娘的腿疾还会复发,这可不是个好兆头,微臣只怕以后一到了冬天就会……娘娘一定要好好保养自己,万万不能再让双腿受冻了。”
“我父亲和家人怎么样了?”
沈七放低了声音,道:“娘娘放心,不管怎样,老大人都是六部之首,刑部的官员都是大人的下属,不会为难纪家人的。”
我闭上眼,轻轻叹了口气,如今能做的除了等待,还能怎样呢?
没几天传来消息,只有四个字:查无实据!

Copyright © 2022 3k小说网网站标签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