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几日,父亲再次上表承情之后,皇上准他辞官。又将京郊的一座园子赐给了父亲荣养。这样,父亲就能留在京城了。虽然我与父亲不能再相见,但想着他老人家至少还在京城,心里也就不那么难过了。
因任期未满,两位哥哥的差事暂时不做变动,只等明年再做打算了。
总算了了一桩心事。
我整了整抄好的经文,让人把我抬去玄元庙。
春分给我披了一件斗篷,道:“外面下雪了,娘娘可不能受冻。”
“下雪了吗?我到不知道。”看着大门的方向,我喃喃低语,“玉儿出生的时候,也下了好大的雪呢!”
春分的手顿了顿,勉强挤出一丝笑容,柔声道:“娘娘早些去吧,趁着雪还没下大,也好早些回来。”
我坐上暖轿,摇摇晃晃的去了玄元庙,将抄写好的经文烧给玉儿,又烧了一些玉儿从前用的衣物。
每次,我都烧一些,一点一点的烧,一点一点的缅怀我那缘分不多的儿子。
烧完之后,我依旧跪着,跪到我的眼泪干了为之。
“娘娘,不能再跪了,您的腿……”春分不忍的提醒道。
“扶我起来,回宫吧。”是啊,就算跪的再久,也换不回我的玉儿啊!
才到门口,就见皇后身边的魏紫也来了,她对我行过礼,道:“娘娘这会儿还在呢?还以为娘娘已经回去了。”
“你怎么来这儿了?”
魏紫道:“皇后娘娘记得今日是十二皇子的冥诞,特意让奴婢来上柱香。”说着,便去上了三炷香,磕了几个头。
我眼中含泪,道:“多谢皇后娘娘,到底还是皇后娘娘顾念着臣妾,臣妾虽有腿疾,也要亲自去谢过皇后娘娘。”
魏紫正要劝我几句,见我心意坚决,便陪同我一起去给皇后道谢。
皇后见了我,立即让人把我扶到软榻上,慈爱的说:“你这是何苦,我不过想尽一份心意,没想到却累得你来回的跑,这风大雪大的,若是再着了凉,就是本宫的错了。”
“是臣妾的身子不争气,何况皇后娘娘这样惦念着臣妾,臣妾铭感五内,必要来给娘娘道声谢才是。”
“你呀,就是太重规矩了。姚黄,去看看厨房做的酥酪好了没有,娆妃来得巧,她又是最喜欢吃酥酪的。”
我诚惶诚恐的说:“娘娘真是疼爱臣妾,臣妾受宠若惊了。”
她笑着点点头,又叹了口气,道:“你心中记挂着十二皇子,却也要顾惜自己的身体啊!瞧你,眼睛肿的跟桃儿似的,方才又哭了许久吧?魏紫,去打些热水来给娆妃匀面。”
“是臣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