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与皇后渐渐热络起来,就算双腿走路有些不便,我也强撑着去请安,就是为了在请安之后能留下和她商讨一些事。
“她如今被软禁,含象殿的宫人都是本宫安排的,找一两个得力的,就这么悄悄弄死她!”皇后愤愤对我说道。
我却道:“可是娘娘,这样一来,是不是太便宜她了?我们所经历的痛苦,她一点也不知道,而且说不定在死后,还能有份哀荣呢!”
“那你说怎么办?时间不多了,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放虎归山吧?”
我笑了笑,低头抿一口茶,道:“若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那是再好不过的,让她也尝一尝失去爱子的痛楚!”
皇后先是一愣,然后露出会意的笑来,点头道:“不错,咱们所受的痛苦,本宫要十倍百倍的还给她!恰好,也能就此除去一个强有力的皇位继承人!”
原来她以为要除去的是二皇子。
我摇了摇头,说:“二皇子已经成年,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,倒是另一个……父母偏爱幼子,贱人也不会免俗。更何况二皇子不常在她身边,感情不比一直在她身边尽孝,且天真纯朴的小儿子!”
皇后不以为然,道:“六皇子也不小了,还是那么憨直的样子,一点也不像宫里的孩子。倒是二皇子,贱人对他多有厚望,若能除之而后快,必定叫贱人生不如死!”
我提醒道:“娘娘别忘了,二皇子不光受贱人看重,也十分得皇上的缘分!”难道她以为只要除掉二皇子,储君的位子就能落到十一皇子身上吗?只怕到时候和妃的愿望就要成真了。
和妃那样聪明,又那样希冀七皇子胜出,都没有想过用暗害这个法子,必是知道这法子不可用的。
没想到皇后这样冲动愚笨!
但,也正合我意。
唇边含了一丝笑意,道:“那咱们可得从长计议,毕竟二皇子也是个不容小觑的人。若一击不中,便是打草惊蛇,只怕以后会更加难对付。”
“你说的不错,咱们是得好好谋划一番。”
我低头不语,若是她真能成事,除去二皇子的确比除去六皇子的杀伤力大,但只怕偷鸡不成蚀把米。
正静默着,魏紫进来禀道:“娘娘,十一皇子进来给您请安。”
皇后忙道:“快请进来。”
奶娘带着十一皇子佑琮进来了,十一皇子才向皇后半福了身子,皇后就亲自下座扶他起来,将他搂进怀中,宠溺的笑道:“我的儿,今日上学可辛苦?”
十一皇子八岁年纪,形容稚嫩,说话也奶声奶气的,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看着皇后说:“儿臣不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