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后如何安排,如何下手,我已不去过问了。因没好好养着,加上天气实在寒冷,腿疾又厉害了起来。沈七三令五申也不见我遵医嘱,最后不得不请了皇上旨意,禁止我再出宫门一步。
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我被禁足了呢!
皇后来过一次,问我是不是遗漏了什么口风,我见她这样紧张,正担心她已对二皇子动手,忙说自己是因为腿疾不得外出,皇后这才放下心来。我却忧心忡忡,问道:“娘娘不会已经动手了吧?只是二皇子那里并无动静。”
皇后愤然道:“没想到他那里倒是防范的严密!而且,多是御前的人!皇上当真器重他!”她攥紧手心,显然对二皇子那里十分无奈。
我抱着云锦装的暖手炉,缓缓说道:“再过些日子,便是琅琊郡王大婚的婚期了,臣妾记得八贤王大婚的时候,几位皇子都去喝过喜酒。琅琊郡王虽地位不如八贤王,但到底和二皇子交好。”
皇后眼睛一亮,立刻起身道:“本宫宫里还有些杂事,就不陪你说话了,你要好好养着,这腿疾可大可小,不要掉以轻心,知道吗?”
我颔首笑道:“是,娘娘的教诲,臣妾铭记于心。”
皇后吩咐我不必送了,自己匆匆带着姚黄、魏紫回宫去。
春分将皇后用过的茶碗收起来,问我:“娘娘真的想要利用皇后除掉二皇子吗?娘娘刚开始的目标,不是六皇子吗?”
我冷笑一声,道:“春分,我的目标,从来都不是这两个孩子。”
春分不解:“那娘娘您……您与皇后结盟,不就是想除掉郑氏吗?可是皇后的做法您又不同意,奴婢还以为,您真的想除掉那两位皇子呢。”
我暂时没与她多说,只道:“你小心盯着皇后那里,看她与赵宝林有何接触,再注意赵宝林的动向。她若想动手,就是这一个月的事了。到时候你告诉启悯一声,让他帮防着些,最好,能来个人赃俱获!”
春分先是一愣,后恍然大悟:“娘娘是想……”随即闭口,含笑又道:“娘娘此计高明,如今皇后对娘娘十分信任,又言听计从,一切都在娘娘的掌握之中。那郑氏虽罪大恶极,但毕竟是那百足之虫,死而不僵啊!”
我对她点点头,道:“你心里清楚就好,小心些,别让皇后那里发现了什么。”皇后还真的以为我与她结盟不成!就让她有所错觉吧!也是该轮到我大展身手的时候了。
没几日之后,春分告诉我,原本皇后不肯接见赵宝林,这几日不知怎地反倒殷勤的让人去请她去说话了,有好几次,正是十一皇子下学之后。
“皇后虽为后宫之主,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