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月一过,便是腊月。
启悯的婚期就在腊月初二。
前些日子,春分打听到了消息,知道赵宝林和太仆寺的人有所接触,我不免狐疑,太仆寺说白了就是养马的!御用的马匹和皇子宗亲的坐骑大多在那里养着,难道她想从这里下手不成?
我忽然想起在我怀孕之后,晋升为妃时所乘坐的马车,那马车里有大量的红花,害的我险些落胎!
没想到皇后和太仆寺那里的人关系这么好啊!
当初只以为是六局的人在马车上动了手脚,可是能接触马车的,可不止是六局之人,还有太仆寺的人呢!
“王爷还让奴婢给娘娘带句话,请娘娘<span class='character' style='background-image:url(/img/1350987040967/12786725/6438964573548210203.png)'></span><span class='character' style='background-image:url(/img/1350987040967/12786725/6438964573548210203.png)'></span>静候佳音。”春分含笑说道。
我微笑点头,道:“既然如此,那咱们这些日子就好好待在宫里吧!”
只是很多时候,真的是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啊!计算的再缜密,又怎能逃过上天的安排呢?
腊月初二那天,我在宫里等着事发,却不想传回来的消息则是<span class='character' style='background-image:url(/img/1350987040967/12786725/6438964573548210203.png)'></span><span class='character' style='background-image:url(/img/1350987040967/12786725/6438964573548210203.png)'></span>六皇子受惊坠马,抬回宫救治了。
听到消息时我悚然大惊:“怎么回事?不是说骑马的是二皇子,六皇子坐在马车里的吗?”
皇后要除去二皇子,所以在二皇子的坐骑上动了手脚,我心想着二皇子年轻力壮,就算出了什么事也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