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、不!不会的!不会的!”她一个劲儿的说不,可是她却又那么慌乱恐惧,显然我的话还是起了一定作用的。她睁着惊惶无措的泪眼,边哭边说,“皇后答应过我,她一定会保全琮儿,一定会把他抚养成人的!”
“皇后?皇后她都自身难保了!覆巢之下无完卵的道理,难道你不清楚吗?我告诉你,在得知事情发生之后的第一时间,郑氏就已出了含象殿。不管此次事件六皇子伤势如何,她都不会放过一干人等。而她最不能放过的,就是幕后主使的皇后!”
赵宝林吓了一跳,叫道:“六皇子?怎么会是六皇子呢?我明明……”
“明明动手脚的对象是二皇子是吗?可终究世事无常啊!受伤的是六皇子,据说伤势很重。”我声音低了下来,满是唏嘘。随即又冷声说道,“就算皇后侥幸让你背了黑锅,郑氏没办法料理皇后,可是二皇子呢?将来二皇子登基,他会放过像嫡子一样被抚养长大的十一皇子吗?”
赵宝林的意志彻底垮了,她大概和皇后一样,觉得铲除了二皇子,扶十一皇子上位,十一皇子就能当皇帝了吧?
可是现在,二皇子毫发无损,郑氏还被解了软禁<span class='character' style='background-image:url(/img/1350987041947/12786725/7273256405830129683.png)'></span><span class='character' style='background-image:url(/img/1350987041947/12786725/7273256405830129683.png)'></span>皇上必定会因此事对郑氏心软,不会再追究她了!这宫里,已经无人能与郑家抗衡。
“如今你若还不醒悟,就等着来日你、皇后、十一皇子被郑氏和二皇子挫骨扬灰吧!”
赵宝林瘫软在地,喃喃问道:“那怎么办?现在怎么才能救琮儿呢?”她忽然抬起头,跪行至我面前,拉住我的斗篷哀求道:“娆妃娘娘,求您救救琮儿吧!别人不知道,其实我是知道的,皇上很顾念您,他不舍得让您受苦,现在只有您才能救琮儿了。”
我退后一步,道:“现在能救琮儿的不是我,而是你自己。”
“我?我怎么救?我不过是个位卑的宫女出身罢了。”
我叹口气,道:“正因你只是个宫女出身,所以才能救琮儿啊!你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