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知道,”他语气淡淡的,并不因一条即将逝去的性命而惋惜,“世事难料,这也是他命中的劫数,你不必因这个自责,谁知是否因为他的母亲害人太多,惩罚落在他身上了呢!你就当,用他的命还给玉儿吧!”
“我总觉得事有蹊跷,”我深吸一口气,压下心中的悲戚,又有些怀疑起来。“六皇子可不是那调皮不懂事的孩子,郑氏还被软禁着,他也是去你府上吃喜酒的,怎么就好端端的不肯乘马车,反倒要骑马呢?”
他没有立即回答,沉默了片刻才道:“你快回去,事已如此,你就不要操心了。其他的事,我会帮着料理的。你总想着别的,也该好好想想自己的身体。春分,快带着你们娘娘回去,别再着了凉,回去记得用热水泡一泡脚。”
春分立刻上前来扶着我,我蹙眉看她一眼,又看向启悯,道:“那我先回去了,明天之后,恐怕这宫里要翻天覆地了,大家各自珍重吧!”
我转身欲走,他却手上一用力,把我带进他怀中,我惊慌之下看向春分,她已低下头去,而那提灯笼的小太监早就背向我们站着了。
启悯道:“别怕,小忠是信得过的人。”他紧紧搂着我,丝毫不肯放松,又叹道:“我真不喜欢你方才说话的方式。”
“什么?”
“你刚才说什么大家、各自!以后不许说这个,要说咱们、彼此!”
我没想到他还有这样孩子气的时候,有些想笑,更想逗他,抬起头说:“我跟你本就是各自,你跟琅琊郡王妃,才是彼此呢!”
他脸色微变,捂住我的嘴,声音都变了:“难道你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吗?这世上只有一个女子值得我一生痴心,那便是你啊!”
我握住他的手,眼睛酸涩,喃喃道:“我明白……”可是,明白又如何,我是娆妃,他是郡王。我们之间隔着那么高的山,那么深的海。如今他已成婚,以后,我们的距离会更加远了。
“时间不早了,我真的要回去了。”我挣脱开他的怀抱,再看他一眼,露出一个温婉的笑容来。“山雨欲来,咱们彼此珍重。”
他对我亦露出惊艳一笑,白雪皑皑中,如一株红梅,遗世独立。
我嘟着嘴走了,春分忙跟上脚步,道:“娘娘怎么生起琅琊郡王的气来了?”我回头看了看,他还站在风雪里遥遥望着我,心中熨帖甜蜜,嘴唇却撅的高高的说:“哼,笑起来竟然比我好看!”
春分掩唇低笑,我猛地瞪她一眼,道:“快说,你是从什么时候知道的!”
春分一愣,笑道:“娘娘真是的,瞒的奴婢这样苦,早知道郡王对娘娘有心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