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原来姐姐也觉得,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来时各自飞吗?”
“什么同林鸟,寻常人家的夫妻是如此,可这后宫,皇上就是那棵大树,我们不过是依附于大树的菟丝草罢了。一旦失去大树的庇佑,菟丝草只能干枯剥落,随风凋零。”她长长的叹了口气,无奈的唏嘘。
我听得怔怔的,道:“第一次听到姐姐这样的比喻,新奇的很。虽听着让人伤心,不过却也是真实写照呢!”
和妃又笑道:“我不过随口一说,得了,我刚进来的时候看见立夏在准备腊八粥的材料,想必你这儿有新鲜可口的粥喝,我今日不走了,陪你喝粥吧!”
我笑道:“姐姐肯赏脸,妹妹再高兴不过了。谷雨,你去帮着立夏,快些做好腊八粥来。”
上回和妃留下用午膳,和我一起等到了六皇子逝去的消息,这一次,又会是什么消息呢?
就着几个小菜吃了碗粥,正喝着茶,和妃身边的掌事太监传话进来,由金蕊禀报说:“早朝时以中书令为首,好几位大人弹劾中宫无德,请求皇上废后!”
和妃对我笑道:“动作到快。”对金蕊一挥手:“你先下去,让夏炎继续去探,这个时候,几位大人定还在延英殿缠着皇上呢!”又对我说:“还是朝中有人的好啊!”
我笑了笑,问:“左相大人门生众多,姐姐可否也要添上一笔?”
和妃笑道:“皇上要废后,和皇上被逼着废后,这区别可大着呢!我嘛,还是在你这儿偷得浮生半日闲吧!左右无事,咱们来手谈一局如何?”
我心下着实佩服她的敏锐,复又想起皇上被我逼着降了郑氏的位分,他便对我愈见厌弃起来,不由叹道:“果真,区别大的很。”
一整个下午,我与和妃便下棋打发时间,用了晚膳她才回去。金蕊并无消息来报,想来延英殿里迟迟未有决断。
废后的事一直没有定论,两日后,倒是郑家的人找到了那个给皇后毒药的江湖术士,那江湖术士认出问他买药的人是魏紫,魏紫被扔进了宫正司。魏紫倒是个有气节的,拷问了一天一夜就是没吐出半点东西来!却是皇后身边坏了事,皇后对赵宝林背叛十分恼怒,让清宁宫的掌事太监杀了赵宝林,却不想被人发现,赵宝林被勒的只剩下半口气,但那行凶之人却被当场抓住了。
朝堂上要求废后的声音越来越高涨,郑昭媛更是和二皇子一起,身穿孝衣,跪在宣政殿外不吃不喝,只求皇上给个公道!
“皇上一向器重二皇子,这么冷的天跪着,只怕皇上心中已有了定论。”春分一面给我按摩着双腿,一面说道。
我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