腊月二十,各宫的赏赐都下来了,因今年的年节一切从简,赏赐比去年还少些。
我站在西窗下,手里拿着暖手炉看外面的雪,又是连续下了好几天,天地间一片银装素裹,身后是谷雨和立夏轻声说话的声音,她两个围着炭炉烤栗子花生吃。霜降端了一杯杏仁茶进来,见我站着,便道:“娘娘站得久了,仔细腿疼,这窗户的细缝里容易漏进风来,还是去那边软榻上歪着吧?”
我笑道:“活脱脱又是一个春分,我不知道好歹吗?歪着就瞌睡,站一会儿又不要紧。”
霜降抿着嘴笑,谷雨听了就说:“可不是又一个春分姐姐嘛!春分姐姐也爱唠叨我,不许我这个不许我那个,前儿霜降也学会了,不许我烤肉吃。”
我笑道:“她们是为你好,当心吃了拉肚子!”
“我没吃嘛!”谷雨笑嘻嘻的。
我喝了半盏杏仁茶,到软榻上坐着,春分这时才回来,即便是打了伞,身上还是拂了一层白,融化成水,湿漉漉的。
“先去换身衣服再来回话。”我吩咐她,她笑着应是,趁她换衣裳,我便回了内室,等她换了一身干爽衣服来,我便问:“他怎么说?”
“郡王说,叫娘娘不要担心,他自有打算。”
我蹙了蹙眉,没说话,春分又道:“听说废后就要从清宁宫迁走,搬进冷宫去了。废后还一直吵着要见皇上,皇上不肯见,她托人说想要见您。”
“见我做什么?难不成我亲手下的套把她送进去,又要我救她出来不成?”我嘲讽的笑笑,那女人是不是还不知道是我在背后使了绊子,是要我救她,还是要我帮她除了赵宝林?
春分却道:“娘娘,依奴婢见,郑昭媛虽然逼着皇上废后,但她一定不会就此罢休的。”
我道:“我知道,只要废后一出清宁宫,命就没多久了,所以我才不会去见她。就让郑昭媛把她料理了吧!”
“奴婢只是担心,她会不会在临死之前供出娘娘来?”
我冷笑一声,道:“供出我什么?想要谋害皇子的人是她,买毒药的是她,找赵宝林的也是她!我?我从头到尾,不过是告诉她郑昭媛有可能就是害死敏德的凶手,我们不能让她太好过而已。其余的,我做了什么没有?”
春分笑道:“没有,娘娘您什么都没有做。”
“那不就得了,我啊,什么都没做!”我唇边泛起残忍笑意,轻轻抚摸着暖手炉套子上的刻丝花纹。
次日,废后迁出清宁宫,入冷宫。
又次日早晨,看守冷宫的粗使宫女找不到废后,吓得赶忙禀了和妃。和妃加派人手寻找,在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