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延英殿回来之后,我脑海中回想的不是别的,而是江守全的那句“皇上心中早有人选……”这个人选到底是谁呢?江守全是皇上最亲近的人,也是最会揣度皇上心意的人,他既然泄露出这个消息,自然是真的,并且与我有关。
我不愿想,却忍不住又去想,这个人,一定不会是世家小姐中的一个,不然也不会说个“早”字,那么就是后宫里的,想到这里,我就蹙起眉,我不愿意当皇后,因为一旦当上皇后,有些想要得到的,就永远都得不到了。
三月间的一个深夜,我正于房内睡得正酣,朦胧间听到外面似有声响,问了值夜的霜降什么事,霜降出去看了看,和春分一同回来,对我道:“娘娘睡吧,没事的,就是小厨房那里走水了。”
我睡意正浓,并没有理会,继续睡觉。
第二日早上起来,梳妆的时候又问:“昨夜到底怎么回事,小厨房不是有规定,不许有明火的吗?是谁坏了规矩?”
春分忙道:“回娘娘的话,没人坏了规矩,怪就怪在这里,当夜并无人生明火,却见一道红光落在上头,不知怎么就着起火来了。”
“是么?”我满腹狐疑,虽觉得奇怪,但也不好追问,事有反常必有妖,我哪敢自己送上门去,让人抓住把柄!因此提醒春分,“此事你们都不许胡说,尤其叮嘱下面的人,谁要是胡说,就打三十大板送到掖庭当苦役去!”
“奴婢知道轻重,这就吩咐去。”
可这事儿还是传了出去,短短几日就阖宫皆知了,到最后不得不请了太史局的人来,谁知太史令站在瑶光宫门外看了看,转了一圈,就喜滋滋的对我一揖到底,大声道:“娘娘大喜,娘娘大喜啊!”
我心中一紧,绷着脸问:“喜从何来?”
太史令笑道:“瑶光宫红光漫天,紫气东来,娘娘玉颜慈和,犹如谪仙,是祥瑞之兆啊!”
略扫一眼,宫人们的脸上都出现了喜悦之色,还有人小声议论起那晚莫名起火的事来,说什么当时亲眼所见红光降临,隐隐有股仙气,说的神乎其神的!
我冷笑一声,返回殿中,春分屏退众人,站在我身后。我问她:“你说,太史令到底是谁的人呢?”
春分道:“不管他从前是谁的人,现在,他就是皇上的人。”
“你的意思是,这是皇上授意的?也是,除了皇上授意,没别的人希望如此了。”
春分不解:“难道娘娘真的不想吗?”
我叹了口气,道:“若真的坐上了那个位子,我恐怕以后都不能再有孩子了。”
“为何?”春分一惊。
我苦涩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