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学习礼仪的时候,头上只戴金钗,身上的衣服也只有几层,当我真正戴上九龙九凤冠,穿上皇后袆衣的时候,我真的知道皇后身上的责任是多么的重了<span class='character' style='background-image:url(/img/1350987059250/12786725/-4841145115529365482.png)'></span><span class='character' style='background-image:url(/img/1350987059250/12786725/-4841145115529365482.png)'></span>凤冠是金质的,上面用累丝缠成金龙,点翠粘成翠凤,除此之外还有上千颗珍珠宝石。我竟有些感激起万姑姑来,她一直让人往我头上加金簪,就是为了让我适应这重量,可是,还是远远不够啊!
镜中的自己被一片金红笼罩,面上白白的脂粉,看不清真实的自己,只感觉自己是被这些衣服首饰堆砌起来的假人。我如木雕一般任人打扮着,凤冠压得我脖子疼,最外一层袆衣加上去的时候,我连叹气也不敢。
春分在一旁含笑望着我,一个完全陌生的我。
“娘娘,吉时就要到了。”有人低声提醒道。
我微微颔首,转身,跟着依仗出去。
只是没想到,我的册礼使是霍青。他站在门外,恭恭敬敬的奉上銮绶,请我登车,去宣政殿接受册封。
册封礼后,因我是继后,所以不能在含元广场接受百官朝拜,必须步行至承欢殿,受宗亲和内外命妇叩拜。
地上铺了红缎,顺着红缎往前,不远处就是承欢殿。
朝阳温和而灿烂,我垂着眸,由两名女官左右扶着徐徐走在红缎上。感觉到前面的阴影,我抬起头,承欢殿赫然在眼前。而在它旁边不远处,就是皇上的寝宫紫宸殿。
我停下脚步,嘴角绽放了一抹笑意。
启恒昨晚对我说:“以后,都不必再看人脸色了。”
不知怎么,进宫以来小心翼翼的模样就跃然于脑海中,真的不必再看人脸色了吗?前皇后在时都要看郑贵妃的脸色,而我这个继后,与她早已水火不容。
“娘娘?”春分担忧的看着我。
我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,继续往前走着。
接受叩拜的时候,我无需做什么,只要正经危坐,在尚仪的提示下给予赏赐就行了。
长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