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侍寝的规矩,已无需多言,但尚仪还是对我说:“今夜是皇上与娘娘的新婚之夜,一定要共枕到天明,才能白首偕老。”
白首偕老?我默默在心底算了一下,我今年十九,而他已经三十九了,整整差了二十岁,要怎么才能白首偕老呢?
等他在我身上起伏时,我又觉得像他这样的体魄,若无意外发生,也许真能活得比我还长久些!
我用力抱住他背部紧绷的肌肉,试图让我们的身体贴合的更紧,他停下动作,细细看我的眉眼,吻了吻我的嘴角,然后满足的闭上眼,抱着我的身体进进出出。我轻轻的哼着,听下体贴合的地方传来的啧啧水声,不自主的浑身发热,心神荡漾起来。
事毕,我抱着枕头数着更漏声,他说:“明日不用上朝,可以陪你多睡一会儿。”
我嘀咕道:“臣妾可不是贪睡的人。”
他把我搂在怀里,胸膛贴着我的背,两个人都是赤1裸的。
“睡吧!”他说,我确实累得很,一闭上眼睛,就沉沉睡去。
第二日五更还是习惯性的睁开了眼睛,我还在他怀里,转过头去看他,他也正睁着眼睛看我。
我笑了起来,面对着他,往他怀里蹭了蹭。
他又把我压在身下,细细密密的吻我,直到我主动分开双腿缠上他的腰,他已太了解我的身体,准确找到了位置,缓缓进入,慢慢的律动起来。
外面已经有了宫女的脚步声,是在提醒我们该起了,可是看他这意思,似乎还要一会儿。
我轻轻叹道:“唉,他们一定会觉得我是个妖后。”
他舔舐着我的耳垂,低语:“嗯,你就是个妖精,小妖精。”
我笑:“那皇上就是收妖的道士了。”
他低低的笑,却狠狠顶弄了我一下,我哼了一声,报复似的用力夹紧,他倒吸一口气,低声咒道:“小妖精!弄断了它有你什么好处!”
我眯起眼得意的笑起来,然后不得不提醒他:“你好歹快些呀,我真不想被人笑话!”
他便翻过我的身子,从后面进入了我,双手托着我的乳儿,用力穿刺着。我被他征服的气喘吁吁,撑在床褥上的手一软,上身趴了下去,他干脆整个身体都覆在我身上,一面咬着我的肩背,一面加快了速度。最后低吼一声,深深抵住,尽数投入我的身体里。
我几近晕眩,有些虚脱,险些爬不起来。
他叫人送来热水,抱着我放进浴桶,我泡了一会儿,总算舒缓过来。
等我梳洗更衣好走出来,他已离了承欢殿,春分禀道:“皇上要去宣政殿行封赏一事,娘娘用过早膳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