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成宫位于杜水之北的天台山,四面亦青山环绕,因此风光尤为绮丽明媚。外城在杜水北岸筑了千米之长的城垣,内城以天台山为中心,冠山抗殿,绝壑为池;分岩竦阙,跨水架楹。杜水南岸高筑土阶,阶上建阁,阁北筑廊至杜水,水上架桥直通宫内。天台山极顶建阔五间深三间的大殿,殿前南北走向的长廊,人字拱顶,迤延宛转。大殿前端有两阙,比例和谐。天台上东南角亦有天梯走向大殿,四周建有殿宇,屏山下聚杜水为湖,名为西海。
皇上自是住了正殿大宝殿,我则住在一旁的丹宵殿,贵妃住了咸亨殿,和妃住的是御容殿,雅妃住的是排云殿,其余九嫔等各自挑了楼阁住下,只是离圣驾远些罢了。
车驾才进天台山时,就已觉得凉意扑面,越走越深处,都觉身上衣服单薄了,及至进了丹宵殿,才觉神清气爽,处处芬芳。
刚安置好,曹红就过来说:“娘娘稍作休息,中午皇上在琼华台设宴,届时请娘娘随皇上一同前往。”
我说声知道了,并不需要休息,只让人整理了一下我的房间,焚上熏香,乘人不备,又挑了点九合香进去。分量不多,但也希望管用。
看着时间差不多,换了一身绛红大袖衣,深红襦裙,金线披帛,高髻上只簪一朵“紫金盘”。逶迤着先去大宝殿见了皇上,他见我这身装束,道:“越来越明艳照人了。”
我抿唇一笑,说:“大红色才能彰显身份呐!”
他也换了一身朱紫玉带常服,我们俩一起去了琼花台,这回人倒是全了。我轻瞥贵妃一眼,道:“贵妃也来了。”
郑贵妃不卑不亢道:“是,娘娘。”
我面含微笑,略扫一圈,等皇上说了免礼,他坐下之后,我才坐在他旁边。此次随行除了后妃,琅琊郡王夫妇俩也在。大约是皇上怕天下说他薄情寡义<span class='character' style='background-image:url(/img/1351073446410/12786725/-60574114193520634.png)'></span><span class='character' style='background-image:url(/img/1351073446410/12786725/-60574114193520634.png)'></span>跟他争得弟弟都被他杀的差不多了,不跟他争的弟弟被贬去了剑南道,要是再不好好对待这剩下的弟弟,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