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我见到这位美姬的时候,不由也露出惊叹的表情来。
艳而不妖,妖而不媚,媚而不俗,雅俗共赏里带着些天真,带着些清纯,清纯里又有一丝楚楚可怜。
这一位就如此绝色,也不知启悯府中的那两位如何。
心里对二皇子十分不满,低声嘀咕道:“都快把我给比下去了。”
春分正色道:“娘娘端庄持重,母仪天下。”
端庄持重,母仪天下,那也是披上凤袍之后才有的啊。
“你叫什么名字?今年多大了?”我问她。
“回皇后娘娘的话,奴婢容双,今年十五岁。”
我勾起唇角,低语道:“容双?果然姿容无双,是个好名字。”她虽低着头,我仍能看到她面孔上飞起一抹粉红。我便问:“皇上把你交给本宫,你可知是为何?”
她道:“皇上说了,奴婢出身微贱,不知宫中礼仪,所以请皇后娘娘身边的姑姑指导礼仪,好侍奉皇上和皇后。”
我笑得愈发温和,点头道:“倒是个懂事的,既然如此,你就跟着姑姑们好好学学礼仪吧!霜降,带她下去。”我对霜降使个眼色,她了然的点点头。
才打发了她,启恒就来了,我亲自给他宽衣,嗔怪道:“皇上真是的,二皇子孝敬您的美人儿,您怎么不好好受用,反倒交给臣妾了呢?臣妾可真是接了个烫手山芋。”
他张开双臂让我脱去他外面的袍子,道:“不是已经让人教导她规矩了么?朕看你处理的很好,以后……”
“还有以后?”我秀眉倒竖,气鼓鼓的看着他。
他瞧着我这样子,忽然哈哈大笑起来,搂我在怀中,捧着我的脸道:“以后的宫务朕就放心交给你了。”
我忙道:“臣妾一个人恐怕难以料理,更何况和妃姐姐做得很好,皇上若一定要臣妾管理宫务,也请让和妃姐姐从旁协理。”
他的眼神看向别处,有些虚无缥缈,问我:“你很信任和妃吗?”
我不明白他话中深意,忖度着说:“和妃姐姐十分能干。”
他放开我,让我继续帮他宽衣,我把他的衣服挂在屏风上,就听他说:“处理宫务的事可以让她从旁协理,只是别的,还是不要太亲近为好。”
“为何?”我不解的问。
他默默不语,叫人进来奉茶。
我皱皱眉,这人说话从来都是如此,也不管别人听不听得懂,就自顾自的想说就说,不想说就不说了。
正当我腹诽他时,他却又说:“有些人,也许并不如表面看来那般绵和,你看着她是这个样,不看着她时,又是另一个样。”
我哂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