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看着毕恭毕敬的王昭仪,唇畔的笑意慢慢的溢开来。我正愁找不到人接手这滚烫的山芋,你却主动送上门来了。
我哪有不准之理?
夸赞了她几句识大体、贤惠懂事的话,让人把容双带了出来,王昭仪一看到容双,眼睛都直了。容双美貌,的确让人瞠目。我又叮嘱了几句,让容双好好跟着王昭仪学规矩,也请王昭仪多费心。
王昭仪自是答应了,带着容双匆匆离开。
谷雨不解的问:“娘娘,她不会真的以为皇上是因为容双姑娘才来咱们宫中的吧?”
我笑道:“她既然这么以为了,就让她认准了去吧!去跟江守全说,我今日小有不适,想办法让皇上去王昭仪那里坐坐。”
谷雨捂着嘴低笑几声,大声道:“是!奴婢这就去!”
春风赞道:“娘娘此计甚好。”
我道:“调1教好了是应该,可若调1教的不好,可就是无能了。不管王昭仪是借机争宠还是拉拢,都随她去吧!”
中午皇上过来,问我是不是真的不适,我笑着说:“那就要取决于皇上了。”他没有多说,好在晚上就去了王昭仪那里,我这中宫皇后的颜面,得以保全。
是不是所有的男人,无关风月,却都会尊重嫡妻。
却不知皇上是否真的在王昭仪那里被绊住了脚,每隔几日都会去一趟,我觉得蹊跷,让人去打听,这才知道,原来王昭仪第一天带走容双的时候,晚上就让她试着给皇上端茶送水了。
刘有余格外提了一句:“当时,五皇子也在。”
“五皇子?”五皇子不通诗书,酷爱习武,却因脾气暴躁不得皇上器重。
刘有余慎重的说:“是,五皇子在场,还和皇上相谈甚欢。”他偷偷抬眸,瞥了我一眼。
我笑了笑,道:“你如今也是后宫总管了,有什么话就直说,别偷偷摸摸的。”
“是,奴才是想说,五皇子之前因说话太过鲁莽,一直都不得皇上青眼,现在却能和皇上说得上话,实在奇怪。”
不光他觉得奇怪,是人都觉得稀奇了。王昭仪之前是依附于前皇后的,如今前皇后不在,她也不必再藏头露尾。原本她要走容双我还以为她要争宠,却原来,她要争的不是皇上对她的宠爱,而是皇上对五皇子的看重。
看来,想分那一杯羹的人越来越多了。
二皇子,七皇子,还有一个幕后的琅琊郡王,现在,又多了个五皇子。
大皇子死得早,三皇子个性懦弱不敢争,四皇子早就过继出去了,六皇子也死了,现在还有八、九、十、十一四位皇子没有表明态度。只是他们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