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父皇,儿臣、儿臣不是有意的……”
太医们飞快赶来,启恒却不让他们当场查看,冷冷道:“没什么可看的了,都散了。”
王昭仪也跪在地上哀求道:“皇上,珠儿真不是有意的,皇后娘娘对我们母子这样好,珠儿怎么会忍心加害皇后娘娘呢!皇上,求您饶了珠儿吧!”
启恒一言不发的走了,我匆匆跟上,回到大宝殿,他屏退其他人,只留下我,这才让太医查看。
太医仔细查看了一番,担忧的说:“皇上恐怕伤到了筋骨。”
我心中大惊,没想到那一击的力量这样大!伤的又是右臂,这可怎么办呢?
“太医,皇上这伤,多久才能好?”
太医忙道:“微臣会开一些内服和外敷的药,只要皇上遵照医嘱,想必用不了多久就会好的。”
我看着启恒的手臂,被球砸到的地方红红的,正担心着。启恒沉声问:“到底要多久?十几天?一个月还是两三个月?”
“这……最快也要一两个月。”太医似乎也不肯定。
我轻轻吹了吹他受伤的地方,心疼的说:“俗话说,伤筋动骨一百天,着急也没用,如今正经的是好好养伤才是。”
启恒皱皱眉,对太医道:“对外不许多说!”
“是,是。”太医一面说一面躬身退出去开药方。
我想帮他揉揉,又怕碰到伤处,只用手指轻轻抚摸了一下,问:“疼吗?”
启恒看着我,不知怎么有些笑意淡淡的说:“这就算疼了?当年朕在外征战的时候,受过的伤比这不知重了多少。”
他身上确实有些伤疤,只是日久年深,有些已经很淡了。那时他还是皇子,敢打敢拼,正是建功立业的时候。后来他登基为帝,虽然也亲征过不少,但谁敢让帝王涉险?所以未曾受过什么重伤。
我叹了叹,问:“皇上准备怎么处置五皇子呢?”
“你的意思呢?”他反问我。
也是,那球是飞向我的,若不是他及时挡住,我可就要遭殃了。便道:“臣妾觉得,五皇子不是有意的,臣妾并不想责怪他,但他到底伤到了皇上,这……”
“那就让他向你斟茶认错,朕的伤,不必提了。”
我愣了一下,忙道:“这怎么行,毕竟受伤的是皇上啊!”随即我恍然大悟<span class='character' style='background-image:url(/img/1351163163705/12786725/8802791430288850067.png)'></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