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清宫位于骊山北麓,曾经过好几个朝代的扩建,本朝太祖、太宗都曾扩建修缮过,因此华清宫建成之后殿宇环列,规制恢弘,是一座匠心独具的皇家行宫。
宫中汤池数不胜数,其中皇上的汤池有太祖所用之星辰汤,后来太宗所用为莲花汤,又名御汤九龙殿,此殿也为后来的几位帝王所用。皇后所用汤池为芙蓉汤,其余还有太子汤、少阳汤、尚食汤等。
我带着一干宫人住进了芙蓉汤,安顿好之后,谷雨迫不及待的要我试一试。知道帝后要来,这里的宫人自然早早的就整顿好了,汤池里也洒了一些梅花花瓣。雾气氤氲里,我看着喜欢,便依言入池中泡着。
谁知才泡一会儿,春分就进来说:“皇上请娘娘去九龙殿,娘娘,您……”
我因他复了贵妃协理后宫的事心存怨愤,冷冷道:“难道要本宫来回奔波受冻吗?你去回了皇上,本宫就在这儿泡着,不过去了。”
春分欲言又止,我已转过身,沉入池底。
这些温泉都是地心的热水涌出,温度一般较高,需兑了冷水进去才能适宜。因此在兑冷水的时候,加了药材,所以我这会儿泡着,觉得浑身发热,双腿更是舒畅无比,到比沈七开的那些药还管用。我便想着多泡一会儿,让谷雨她们在屏风外候着。
我趴在池边,枕着双臂昏昏欲睡,迷蒙间落入一个怀抱,睁开眼看时,正是启恒。我皱皱眉,挣脱开他,游到一边,道:“你来干什么,我不要见你。”
他颇为无奈:“又耍什么小孩子脾气?”
我冷笑道:“我耍小孩子脾气又如何?皇上心中有乾坤,自是什么事都安排的妥妥当当,我本就是个无用之人,后宫的宫务也处理不了,皇上不问过我就让贵妃襄理也是应该。不过,总是襄理也不好,不如臣妾让开这个皇后的位置,好让她更加名正言顺,皇上以为如何?”
他沉下脸来,道:“你胡说什么!”
我拍打着水面,嚷道:“我说我不当这个皇后了!什么也做不了主,连孩子也不能……”我原本想说连孩子也不能生,随即惊觉自己失言,怔怔的看着他。
他一言不发的望着我,眸色深沉,最后说:“等你身体养好了,后宫的宫务就都交给你,不让别人插手就是。”
我张了张嘴,根本就不是这个问题!他让贵妃襄理,至少也要问过我的意思啊!我若不肯又是另说,可他问也不问!他根本就没有把我这个皇后放在眼中,他根本就不当我是他的皇后!
可是,我这个皇后原本就是他为了堵上朝廷官员的嘴,为了牵制郑家而立的!说到底,我就是他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