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闻着一股辛辣之味醒来,见沈七手中拿着个小瓶子在我鼻端晃了一圈,见我醒了,就拿开了。低声询问道:“娘娘,您觉得如何?”
我见周围除了近身服侍的几个宫人,其余都在帷幄外远远站着,便道:“心口闷闷的,我这是怎么了?”
沈七更加压低了声音说:“娘娘,您有喜了!”
“啊!”我惊讶的低呼一声,“怎么会……”怎么会呢?我一直偷偷的用着九合香,怎么还会有?但是我很快就想到了另一件更重要的事,强撑想坐起来,却觉得头晕目眩,春分忙扶住我,我揪住沈七的衣袖问道:“这件事,你告诉皇上了没有?”
沈七看了一眼春分,道:“此事并未惊动陛下,娘娘被送回来的时候,春分姑娘就叮嘱过了,一切都等娘娘醒来问过娘娘的意思再说。”
我舒了口气,对春分道:“你做得很好。”
春分叹道:“奴婢知道娘娘在担心什么,所以就先拦住了,娘娘,您打算如何是好啊?”
我沉默许久,摇头说:“我不知道。”我真的不知道,我期望有个孩子,却害怕这孩子会和玉儿一样的下场,因为我现在已经是皇后了,皇后之子是嫡子,从来“立嫡”都是在“立长”和“立贤”之前的。
一个年长又被看重的皇子,一个还在襁褓之中的中宫之子,我怕这孩子一旦被世人所知,连出生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“娘娘,今日您在外面晕倒已经惊动了后宫,恐怕再过不久皇上那边就会派人来问询了,娘娘要如何处理,还望娘娘明示。”
我问沈七:“这孩子多久了?”
沈七道:“才一个月,胎象并不是很明显,所以娘娘一定要小心守护。”
才一个月,胎象又不明显,怎么能现在就公布呢?
我深吸一口气,对沈七道:“沈七,你记住,你效忠的是我,皇后纪氏!所以不管你怎么对皇上说,让他知道我病了,不能侍寝,但不要说我已有身孕,明白吗?”
沈七郑重的点点头:“微臣明白。”
我又对春分几个说道:“你们也都把紧口风,不要泄露出去,谷雨,你要听你春姐姐的话,知道吗?”
谷雨连忙点头道:“奴婢知道轻重,奴婢绝不会对任何人说起!”
霜降也道:“奴婢也会为娘娘保守秘密,娘娘放宽心。”
沈七又道:“微臣给娘娘开一张膳食单子,娘娘就按照单子来进食吧?微臣会格外小心,不会让人看出马脚的。”
“这就好。”
这里才商量好,曹红就来问询了,沈七去了外面告知他我的身体状况,曹红隔着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