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后让太史局的人看过黄历,把婚期定在了丹桂飘香的八月初八,想想正是我进宫的日子,便欣然接受了。好在吉日距离现在四个月的时间,足够忙活了。
接下来的日子,我兴致勃勃的给谷雨准备嫁妆。谷雨已不用当差,春分便提拔了一个同样活泼可爱的女孩子顶了谷雨的位子,改了名字叫雨水。谷雨就每日在自己房中做些针线。
“这些缎子到时都给她带着,我记得库房里还有几张上好的皮子,再让尚功局的人做一件大氅来,霍青单独开府,她以后在府上就是当家的夫人了,虽说上无公婆下无妯娌,但毕竟是将军夫人,要出门应酬不能被人轻瞧。”我一面挑着料子一面吩咐霜降和雨水记下。
雨水羡慕的看着那些绫罗绸缎,笑道:“娘娘对谷雨姐姐真好。”
霜降看她一眼,说:“你以后记着用心伺候,到时少不了你那一份的。”
雨水听了面色泛红,支支吾吾的说:“姐姐怎么老打趣我呢!”
我笑着说:“你霜降姐姐说得没错,只要你好好伺候,忠心有加,本宫自不会亏待你们。霜降,到时本宫也不会少了你的。”
“娘娘怎么又扯到奴婢头上了?前面不还有个春分姐姐吗?”
话音刚落,春分就走了进来,笑道:“奴婢已决定一辈子追随娘娘了,难道你也要学我一辈子不嫁?”
霜降道:“不嫁就不嫁,跟着娘娘总比跟着那些臭男人要好!”
我听了呵呵直笑,暂时先把东西撂在一边,对春分道:“这些小丫头片子,能见过几个男人,就知道是臭男人还是香男人了。走,咱们去看看谷雨,让她们在这儿理着吧!”
春分扶着我去谷雨房中,路上也叹道:“娘娘待谷雨当真无人能及。”
我笑道:“连你也吃醋?你若回心转意,本宫必少不了……”
春分打断我,说道:“如今奴婢可是四品女官呢!走到哪儿都有人恭恭敬敬的叫一声姑姑,出去了,哪有这样的荣耀?”
我无奈的笑着摇摇头,待进了谷雨房中,见她正做针线,她忙给我请安,春分将针线拿来一看,却是小孩子的小衣服。
“不是让你做嫁衣吗?怎么做起这些来了?”我摩挲着精致的小衣裳,略带责怪的说道。
谷雨红着脸笑道:“都是娘娘,不肯让我看着公主降生,早早的把我打发出去,这一出去怕是没什么机会再进宫了,所以趁这段时间多做些公主穿的衣服鞋子,”
我拉着她的手坐下,道:“谁说没机会进宫了,你以后是将军夫人,是有品级在身的,逢年过节都能进宫来朝贺,加上平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