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了端午那一日,各宫门口都挂上了艾草、菖蒲等,宫女们的头上也都戴了五毒绒花,妃嫔们的身上都戴着五毒荷包,里面放了驱蚊避虫的药草等等。
上午迎神,中午皇上和后宫妃嫔一同用了午膳,下午便在太液池边的水榭里欣赏龙舟比赛。
“皇后娘娘,臣妾准备了好几个荷包,里面都装了金银锞子,到时候就用这个打赏,又体面又便宜。”王贤妃笑呵呵的跟我说着话。
我也应和着她:“贤妃姐姐心思向来巧妙。”
几艘龙舟下了水,池边站满了看热闹的宫女太监,往年是没这样热闹过的,还是和淑妃想着既是与民同庆,不如就干脆放了大家一块儿看比赛,只要有人当值,不当值的就可以过来。我也觉得好,就答应了。
江守全笑着过来说:“皇上,娘娘,只等您二位金口一开,比赛就要开始啦!”
我看着启恒,启恒一抬手,道:“那就开始吧!”
江守全走到栏杆边上,扯开嗓子喊了一声:“皇上有旨,比赛开始!”
话音刚落,锣鼓声骤然响起,龙舟上的人们开始随着鼓点奋力往前划着。王贤妃忙道:“比赛开始了,咱们快来投注吧!我可是看好了白色的那队,瞧他们船上的人,个个看着龙精虎猛的。”
和淑妃笑道:“我看着蓝色那队不错。”
郑贵妃投了红色的,我应个景儿投了黄色的,其余妃嫔也投了自己看中的。然后又开始即兴赋诗,因皇上在,个个卯足了劲儿拔得头筹。
看了几首诗,我就觉得有些吃力,便对启恒道:“臣妾有些累,也是时候该喝安胎药了,想先行告退。”
“嗯,你回去吧,喝药要紧。”
我便对在座的嫔妃笑道:“你们只管热闹着,本宫要回去歇息了,淑妃,若还是不尽兴,就把皇上珍藏的那几坛子佳酿拿出来分了,想必皇上也不会心疼。”
淑妃笑道:“有娘娘这句话,臣妾待会儿就放心的问皇上讨要了。”
我笑睨启恒一眼,他摸了摸下巴,笑道:“皇后很会拿朕的东西做人情。”我笑着施礼告退,就听到底下有位卑的嫔妃窃窃私语:“皇上待皇后可真好!”我一笑而过,不与理论。
走到半路上,靠着春分,抚着头说:“定是那锣鼓声吵得,有些头疼,让人抬了步辇过来把!”
春分扶我到一旁坐下,等着步辇,才坐了一会儿,就看到霍青往这边走来,对我行礼道:“微臣参见皇后娘娘,娘娘安好。”
我冷笑道:“你少往皇上那里去几次,本宫必定安好。”
霍青笑了笑,一点也没觉得尴尬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