承欢殿里终日弥漫着苦涩的药味,我茫然的躺在床上,望着头顶空落落的帐幔发呆,心底和小腹都沉沉的痛着,眼眶干涩想哭,却不敢哭<span class='character' style='background-image:url(/img/1351560647374/12786725/-7157121225340880622.png)'></span><span class='character' style='background-image:url(/img/1351560647374/12786725/-7157121225340880622.png)'></span>孩子虽然保住了,但她已经受不住任何意外,哪怕是一点小小的伤害,都可能让我再次失去她。而谷雨,我最疼爱的丫头,就这样离开了我的生命。
可我是皇后,执掌凤印、手握权柄,却连一个宫女的命都保不住!
春分掀开帷幄,霜降端着药碗站在一旁,雨水扶起我,把靠枕垫在我背后,春分接过霜降手中的药碗,准备喂我喝药。
“谷雨的尸体呢?”三天了,我终于开口。
春分暗暗舒了口气,柔声道:“霍将军说起来也算情深意重,说虽然谷雨没能在生前嫁给他,但毕竟已经是他名义上未过门的妻子了,所以把谷雨的尸体接回去,以霍夫人的名义好好安葬了。”
我心口酸楚,又沉默了半晌,春分继续说道:“娘娘切莫再伤心了,要是谷雨泉下有知,恐怕会十分难受,娘娘不是最见不得她不开心的吗?您就让她安心上路,好不好?”
我抹掉一滴泪,强撑起来把药喝了,又问:“皇上来过没有?”
春分道:“皇上下朝之后来过,娘娘正睡着,他坐了一会儿就走了。另外……和淑妃、雅德妃和王贤妃等妃嫔都来拜见,只是奴婢推脱娘娘身子不适,没让她们进来。哦,琅琊郡王妃派人送来些药材,奴婢交给沈太医了。”
我点点头,讽刺的笑道:“郑贵妃呢?她如今连表面功夫也不做了吗?是不是盼着我一尸两命没成功,失望了。”
春分欲言又止,我看着她,她叹了口气,道:“听说,齐王妃她……有喜了。”
我怔了怔,冷笑一声:“是么!”
春分示意霜降和雨水退下,坐到我床边,叹道:“若齐王妃此次一举得男,齐王就坐稳了太子之位,郑贵妃就会越发的有恃无恐了。”
我没有答话,春分又道: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