虽然我之前也有所猜测,但是听他亲口说出,还是禁不住大惊失色。
“这……这要是被人发现了,是灭族的大罪啊!”我指尖颤抖,惊惶不定的说道。
启悯捏住我的指尖,神色肃穆的看着我,说:“阿娆,都经历了这么多的事,你怎么还是如此脆弱不堪?你还要不要这孩子平安长大了?你还要不要为玉儿报仇,为谷雨报仇了!你父亲是如何被陷害的,你母亲家人是如何被构陷入狱的?这些你都忘了,都不要追究了吗!”
一声接一声的追问,仿若当头棒喝,将我惊醒。
是啊,我经历了那么多的事,却还是这么畏畏缩缩的!我手握皇后权柄,却还是眼睁睁的看着谷雨死在我面前!我要是再不狠下心来,还要等到失去多少才能醒悟!
我做了几个深呼吸,回握住他的手,认真的说:“你说得对,我不能再软弱了,你说,要如何安排才好?我已定了在华清宫生产,可王妃却在王府里,我得想个什么法子,让她在我生产的时候刚好在场呢?”
启悯见我振作,露出笑容,说道:“临近产期的时候,你可说自己害怕,想找高氏来陪你,我想皇兄不会反对的。”
我仍不放心的说:“我与王妃素无来往,这冷不丁的提到她,恐怕启恒会生疑。”
启悯想了想说:“你们都有身孕,你只说想找个孕妇陪着,不必言明是高氏。如今皇亲里有身孕的,除了高氏就是齐王妃了,皇上总不可能让齐王妃来陪你,高氏就能顺理成章的过来了。”
我想想也是,不必言明,但说出的人选条件只有她符合就好了。
我舒了口气,道:“还好,王妃这一胎是女儿,若也是男孩儿,那可就……”我看着启悯高深莫测的笑,忽然就愣住了。
启悯摸了摸我的面颊,笑道:“傻瓜,没有高氏,还有那两名怀了孕的侍妾呢!总有一个会是女儿的。只是让你的孩子委屈在侍妾名下实在不好,也幸亏我寻来的走方郎中配的药有些用处!”
我怔怔的听他说完,却发现我的脑子有些不够用,理了理思绪,试探着问:“难道,从一开始你就决定……”
启悯双眸潋滟,化作唇边惊艳一笑,缓缓说道:“知道你怀了孕,我心中也很不安,生怕郑氏对你不利,又得知皇兄寻方子想让容美人怀孕,我才想到了这个办法,私下找来一个走方郎中,他有祖传秘方,想生男就生男,想生女就生女,我让高氏三人都服用了生女的药……”
不等他说完,我就起身走开两步,回头冷冷看着他,道:“你在我身边也放了眼线,是谁?”
启悯眸中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