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月初,西京如往常一样落下第一场雪。
我挺着个大肚子坐在虎皮榻上看外面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,可惜我不能泡温泉,要不然下着大雪泡着温泉,别提多有意境了。
我闻到红枣的香味,回头看是霜降端着茶碗走来,我盯着她一眼不眨。她感觉到了我不善的目光,脸色微微泛白,我冷哼一声,不再看她,接过她手中的阿胶红枣茶,小口小口的啜着。
春分示意她退下,对我笑道:“今年的雪似乎比往年要大些,好在咱们在这儿,要是在宫里,可不得冻着了。”
我淡淡的应了一声,春分又道:“娘娘若不喜欢霜降,打发了就是,何必生闷气,反倒熬坏了自己的身子。”
“若把人打发了,岂不招人疑心?得了,以后别让她近前就是。”我看了一回雪,饮尽碗中热茶,拉着春分的手说道,“谷雨已去了,如今就你在身边,春,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,知道吗?”
春分眸光浮动,眼角有泪水闪过,笑道:“奴婢说了,要一辈子伺候娘娘的,奴婢不会食言,娘娘也别嫌弃奴婢才是。”
我笑了笑,就见刘有余小跑进来,满脸兴奋的说:“娘娘,皇上来了!”
我一愣,站起身走到门口,开了半扇门等着。不久就看到一人当先穿着玄色大氅,龙行虎步的走来,及至走到我门口,脱了大氅交给一旁的曹红,露出里面圆领紫袍,金线绣的团龙威风凛凛。见我正站着,微微蹙眉道:“怎么在这儿站着,当心吹了风。”
我让他进来,让人拿了热毛巾给他擦脸,说:“这不是听说你来了,才站在门口迎一下的嘛!”
他轻轻捏了捏我的脸,又看看我的大肚子,点头道:“肚子大了好多,你的气色看上去倒也不错。”
我们一同进了内殿坐下,奉了茶,我才问道:“皇上怎么这个时候来了?外面风雪正大着,路上可不好走。”
“朕也没料到这雪会越下越大,”他慢慢的品着茶,热气一熏,冷硬的眉目变得温暖起来。
我忙道:“这儿没准备好茶,皇上将就着喝吧。”
他可有可无的把茶碗放在一边,道:“你有了身孕,不宜饮茶,好不好的都没什么。”他又摸摸我的肚子说:“还有两个月就临盆了,朕让人带来了几个稳婆和奶娘,你挑几个看着用得上的。”
“多谢皇上,这样的事还让皇上亲自来一趟,臣妾惭愧。”我笑着道谢,冲春分使个眼色,春分立即把人都清了,只留我们两个。我站在启恒面漆转了个圈,道:“皇上看我是不是胖了很多,臣妾都不敢照镜子了。”
他含笑望着我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