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氏住在芙蓉汤的侧殿,我派了几个人过去伺候着,也派沈七去诊过脉,沈七去了之后确定她此胎为女,我略略放心,开始审查那几个稳婆。
挑到最后,挑了两个家中上有老下有小,一个看似老实嘴紧,一个则贪财势利的。
春分觉得第一个尚可,但第二个贪财势利的,她有些不安:“这样的人留在身边,恐怕不大妥当啊娘娘。”
我道:“我看中的就是她贪财势利,到时候她才有所抉择,而且事过之后,她是绝不能留在世上的。好了,传话给启悯,让他派人盯住这两人的家人,第一不能让别人利用了去,第二嘛,在关键的时候用得着。”
“是,奴婢明白了。”
我每日和高氏同吃同住,闲来便说说话,一起给孩子做些针线。日子过得倒也惬意,不知不觉就到了腊月。
腊八过去没几日,启恒又来了,他平日隔三差五就让人送来赏赐,这次来又是带了满满两大车的东西。我看他被风雪染白了的眉毛胡子,笑他一点不像的帝君,到像从哪个山里来进贡的佃户。
他一面更衣,一面笑道:“雪大,马车不好走,朕就骑马过来了。”
我心中流过暖意,嗔道:“既然知道雪大,何必过来?原本的赏赐后殿都堆得放不下了。”
“你要在这里生产,不多准备些怎么行,我看你容光焕发的,看来高氏陪着你,你舒缓了不少。”
“是啊,我们整天鼓捣些小孩子的玩意儿,很有趣呢!”
他换好衣裳,高氏便来请安,启恒说了几句照顾皇后有功的话,赏了她不少东西。本想留她吃饭,高氏是个伶俐人,自然婉拒了。
我陪着启恒用了晚膳,他去泡了一回温泉,回来歇下。
他一直在这儿待了十几天,再不回宫恐怕都赶不上小年了,才被我劝了回去,并答应他,我这里一有动静就传消息回去,他也顾及着宫中的安稳,这才离开了。
小年夜晚上,我让人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餐,抱歉的对高氏说:“让你陪着本宫,不能与郡王团聚,本宫心下甚是不安呢!”
高氏笑道:“臣妾能陪着娘娘,是臣妾的福气,左不过府里还有两位侍妾能陪着王爷。”
“你倒是大方,不过,咱们女人生来就是如此,男人就能左拥右抱,女人却只能三从四德。唉,罢了,不说这个,吃菜,多吃点。”
正吃着,刘有余进来对春分说了几句,春分面色微变,打了帘子进来对我道:“娘娘,琅琊郡王来了。”
我愣住:“他怎么来了?”又看向高氏,笑道:“定是想念王妃了,快请进来,这样冷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