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看了看孩子,虚弱的笑道:“是个粉妆玉琢的小美人儿呢!”
稳婆大惊:“娘娘,这……”
春分冷着脸拿出一个布偶做的小老虎,道:“你看清楚,这是你孙子最喜欢的玩偶吧?”
她的脸色更加惊骇了,“噗通”一声跪在地上,哀求道:“娘娘,奴婢要是有什么做得不周到的地方,还望娘娘饶恕,不要、不要迁怒奴婢的家人啊!”
春分又拿出一个托盘,上面放了十几锭金子,当然,还有一把匕首。道:“你看清楚了这些是什么,记住,娘娘今晚诞下的是位公主,守口如瓶,那么这些金子就是你的。你要是管不住自己的嘴,又不想连累家人,就自己领了匕首吧!”
稳婆看了看金子,又看了看匕首,忙道:“娘娘生的是公主!娘娘生的是公主!”
春分看向我,我点点头,春分便将金子都塞给她,并道:“拿好了,这些都是十足的金子,一不小心,也是会砸死人的。”
“是是是,奴婢一定会小心,绝不多说半个字。”
我也确实是累了,等春分把人打发出去,我便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醒来已是中午,小公主不在身边,唤了一声,雨水走了进来,笑嘻嘻的说:“娘娘醒啦?春分姑姑正敦促着奶娘给小公主喂奶呢!,立夏姐姐在厨房看着给娘娘炖的汤。立秋姐姐在整理公主的衣裳和尿片子,哦,霜降姐姐去了侧殿。奴婢在这儿伺候娘娘,娘娘要做什么?”
我恍惚了好一会儿,才问:“琅琊郡王妃那里怎么样了?”
雨水笑道:“听说娘娘刚一生完孩子就累得睡过去了,您还不知道吧?郡王妃生了个儿子,王爷和王妃都稀罕的了不得呢!”
我笑了笑:“是么?世子长得好不好?吃奶了没有?”
雨水笑着说:“这奴婢可不知道,得等霜降姐姐回来,问霜降姐姐才是。娘娘要见小公主吗?奴婢去把小公主抱过来吧?”
“也好。”毕竟现在我的孩子是公主,不是皇子。
不一会儿奶娘抱着孩子过来,给我看了一下,我笑笑没说什么。春分道:“小公主很健康,刚才吃奶吃得很欢实呢!”
正说着,霜降回来了,我期盼的看着她,她笑对大家说:“咱们小公主已经吃过奶了吗?小世子可调皮了,一出生就睁了眼,四处看了一圈,也不吃奶。”
我听着心里喜欢,笑道:“才出生的小孩子都是这样,好奇的很,现在不吃奶也不打紧,待会儿晚上再去看看。”
霜降笑着应道:“是。”
雨水笑道:“小世子调皮,咱们小公主却是乖巧的,一直睡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