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本计划着等生下孩子七日后回宫,却听说启恒带着后宫妃嫔离宫来这里泡温泉了!
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雨水笑嘻嘻的说:“奴婢倒是觉得,泡温泉是假,舍不得娘娘月子里奔波是真,皇上待娘娘真是太好了。”
春分横她一眼,责怪的斥道:“圣意岂是你胡乱猜测的?以后不许这么说!”
雨水忙低头认错,我叹了口气,却没说什么,再也没有像从前护着谷雨一样护着她,她到底不是谷雨,况且,春分这样说她,确实也是为了她好。
知道圣驾要过来,华清宫开始布置,原本我在的时候,也只是把芙蓉汤稍微布置了一下,贴了窗花,挂了红灯笼,有点子过年的气氛。但这会儿皇上的莲花汤上上下下都布置一新,挂满了彩灯。
御驾在正月十三抵达华清宫,我未出月不能相应,只拍了春分前去。启恒一下暖轿,直往芙蓉汤而来,看过我,又看过小公主,赞道:“这孩子长得极美,阿娆,很像你呢!”
我浅浅笑着,不置可否,说道:“皇上,臣妾等着您过来给公主赐名呢!”
他握住我的手,笑道:“朕早就想好了!你曾梦月入怀,所以有了这一胎,而朕说过,必会对小公主视若珍宝,所以这孩子的名字,就要宝月吧!”
“宝月?李宝月?是,臣妾代公主谢皇上恩典。”
启恒看上去很高兴,大笑道:“等宝月长大了,朕再赐她封号!行了,你好好歇着吧,朕回莲花汤去,晚上再来看你。”走了两步,他又回来说:“琅琊郡王和王妃住在你这儿的侧殿,朕看多有不便,还是让他们搬到北面的重明阁去吧。”
我忙道:“臣妾没觉得什么不方便,况且琅琊郡王妃还没出月子呢!要是皇上真觉得不好,琅琊郡王需避嫌,就让他搬去,王妃是小世子就不必搬了,可好?”
启恒沉吟片刻,点头道:“好,都依你。”
我冲他感激的一笑,他把我的双臂放进被子里,掖了掖被角,这才起身走了。
晚上他来看我,说:“朕让启悯把小世子抱给朕看了,也是个俊秀孩子。”我心中一紧,面上尽量显得柔和,笑着说:“那孩子和咱们宝月很有缘分呢!原本不足月,可生下来却是虎头虎脑可爱的很,定是在肚子里知道妹妹要出来了,他也急着和妹妹玩儿,所以等不及也落了地。”
启恒大笑,摸着我的脸颊道:“你这说法有趣,想来就是如此吧!”
我不能侍寝,他在我这儿坐坐就走了,我立刻让春分招来霜降问话。霜降如今一直在王妃那里服侍,见了她我立刻问:“皇上见到元曦,可曾说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