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去年开始,七皇子和齐王的争斗就愈演愈烈,只是我身在华清宫并不清楚内情,直至今年,尤其是齐王诞下长子,七皇子一派再也按捺不住,开始联络朝臣攻讦齐王一派了。
这一日,我走到延英殿门口,就听到启恒在里面大发雷霆:“混账东西!朕如此明示,他们竟还不知收敛!一味放任门生乱来,左相真是越来越糊涂了!”
我看向满脑门冷汗的江守全,江守全对我低声道:“御史台和六部的几位大人在里面。”顿了顿又道:“他们都是皇上新提拔上来的人,有些还是从前老大人的门生。”
我略略点头,说:“这两年皇上倒是提拔了不少年轻官员。”
江守全道:“正是呢!唉,有些人老了,是越老越清明,可有些人呐,却是越老越油滑!”
我笑笑没说话,这么快就向朝廷注入新鲜血液,看来离皇上动手清理郑氏和柳氏不远了。
大门“吱嘎”一声打开,从里面陆陆续续走出几位年轻的官员,其中有大哥,还有仲然。大哥面色严肃,仲然正低声和另一人说着什么,那人亦身穿御史服饰,应是他的同科、父亲的门生方大人。
众人看到我,均向我施礼:“微臣参见皇后娘娘,皇后娘娘千岁金安。”
“诸位大人快请免礼,大人们为君分忧,辛苦了。”
“臣等分内之事,不敢言苦。”
寒暄过后,其余几人先后离开,大哥走到我面前问:“娘娘有何吩咐?”刚才我冲他使眼色,他是看到了。
我笑了笑说:“哪里有什么吩咐,就是听大嫂说,哥哥年前受了风寒,所以问一声。你可别仗着自己年轻,就不当一回事啊!”
大哥也笑了,道:“娘娘放心吧,微臣会好好顾及自己的身体的,就算不为了自己,也要为了娘娘啊!娘娘如今顺利诞下公主,以后也算有个依靠了。”
我走近他一步,低声道:“多谢大哥为我烧了这把火。”
他谨慎的看了看身后,轻咳一声,道:“不管娘娘意欲何为,娘娘的安危是我们全家首要保全的,这也是父亲的意思。只是娘娘也要小心,火势太大,恐防伤了自身。”
我笑道:“多谢哥哥关心,本宫自会当心。”
他点点头,故作轻松的说:“好了,以后若是觉得思念家人,就让你大嫂进宫吧!微臣先行告退了,皇上还在里面等着娘娘呢!”
我颔首示意,他施礼离去,只是我们在说话的时候,仲然一直在旁边远远的站着<span class='character' style='background-ima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