启恒冷冷的看着她,我没有立即答话,对太医道:“你也出去吧!”太医知道事关重大,忙退了出去。屋内只剩我们三人,我才问道:“有什么事慢慢说,动辄就死,像什么话!”
容美人哭哭啼啼的,我见启恒又皱了一下眉,低喝道:“不要哭了,有什么委屈就说!”
他是最烦女人掉眼泪的,容美人被他这么一吓,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,咬着唇不敢说话。我叹了口气,轻声说道:“容美人,你若有什么委屈,不妨对本宫和皇上直言,何必走到这一步呢?”
容美人走下床,跪在我们面前,道:“皇上,娘娘,臣妾只求一死!”
启恒大怒:“你既然一心求死,朕就成全你,来人!”
“皇上!”我先一步喊道,“皇上息怒,还是听容美人把话说了吧!容美人,你若再不肯说,本宫也帮不了你了。”
容美人哭着哀求道:“皇后娘娘,臣妾不是在威胁皇上,只是……只是臣妾真的没有颜面再活在这世上了!五皇子、五皇子他向臣妾示好,觊觎臣妾!”
“放肆!”启恒更是怒不可遏,一脚踹在她肩膀上,把她踹到床边。容美人这一记挨得不轻,挣扎了半晌才爬起来,嘴角亦有鲜血流出。启恒指着她说:“你这贱人,竟敢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!”
我抓住他的手,低声道:“皇上别气坏了身子。”转头对容美人道:“这话若没有真凭实据,可是要诛灭九族的!”
容美人凄婉的笑道:“臣妾于世上本就孤身一人,哪里来的九族?只是臣妾所说……句句属实,臣妾……有证据!”说着,从枕下摸出一个信封,拿出里面的信笺交给了我。
我接过来略略一看,顿时羞得满面通红,低声道:“皇上还是不要看了吧?”
启恒不理,一把扯过去,才看了几行就面色铁青,咬牙恶狠狠的说道:“这个畜生!”
我却立即板着脸说道:“单凭这一纸信笺,也不能说明什么!”
容美人已存了死念,当即道:“五皇子还给了臣妾一块九龙玉佩,臣妾不想收,可……可他一定要塞给臣妾。”
我问:“九龙玉佩在哪里?”
容美人道:“就放在臣妾梳妆盒的最底层。”
我过去一翻,果然找到了那枚九龙玉佩,交给启恒,道:“好似真的是皇上赏赐给五皇子的……”
启恒依旧没有说话,我看向容美人,容美人咬牙道:“若皇上还是不肯相信,可传臣妾的侍女,今天下午五皇子要对臣妾用强,臣妾这才羞愤欲死!”
“够了!”启恒已是怒到了极点,看我一眼,道,“这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