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皇子到底还是在和淑妃的不忍中离开京城,去了封地江陵郡。
看着和淑妃哭得肝肠寸断的模样,我并没有太大的感触<span class='character' style='background-image:url(/img/1352025620571/12786725/6678781256279714451.png)'></span><span class='character' style='background-image:url(/img/1352025620571/12786725/6678781256279714451.png)'></span>我的儿子虽然也不在身边,但是琅琊王妃时常带他进宫,我也能时常看到他。加上他现在是琅琊王的世子,不会再卷入后宫争斗的漩涡里。正因如此,我才可放开手脚,做想做的事,为逝去的亡灵复仇![
等到和淑妃离去,春分问我:“江陵郡王离京,路途遥远,娘娘可要在此机会下手?”
“不可!”我目光森冷,看着门口说道,“现下正是利用淑妃之际,断不能让她在此时没了后路,要让她有些念想,才能义无反顾的为我所用!”
春分点头,复又笑道:“奴婢把公主抱来给您看看吧,公主越长越可爱了呢!几乎是一天一个模样儿!”
我也笑起来,说:“看看她是不是醒了,醒了就过来,若还睡着,就别吵着她。”虽然不是我亲生,但这些日子下来,我对宝月也生出了几分慈母情怀。
郑贵妃有了长孙,与她儿子为敌的皇子们都被赶去了封地,她如今一心都在教导长孙的事宜上,于后宫事倒是少了警惕。和淑妃与王贤妃的儿子都不在京中,整日也没什么精神。皇上几乎夜夜宿在承欢殿,雅德妃更是落寞,后宫从未有如此一潭死水的时候。
一晃,便是两年过去。这一日春光明媚,我和琅琊王妃在沁春园中闲坐,乳母们带着元曦和包月在玩耍。耳中听到的是婴孩儿的欢声笑语,眼前掠过的是柳絮纷飞,面上拂过的是和煦春风。
我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两个孩子,由衷的露出甜美笑意。
高氏对我笑道:“瞧这两个孩子,多有缘分呐!臣妾可算是沾了元曦的光,与皇后娘娘也越发亲近起来。”
我拉着她的手笑道:“咱们怀着孕的时候就十分投契了,又在同一日生的孩子,这两个孩子还这样要好,咱们的缘分呀,深着呢!”
高氏连连点头笑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