朝臣的攻讦暂时告一段落,开始商量起如何应付瘟疫来。太医署的医官们整日忙得团团转,就是为了能研制出解除瘟疫的药。启恒更加夜不能寐,我去延英殿看他时,赫然发现他两鬓生出的白发。
我抚上他鬓发的手顿在了那里,心中沉闷起来,只略一犹豫,手指按在他的太阳穴上,轻柔的按摩着。
半晌过后,他睁开眼睛,叹道:“朕这些日子冷落你了。”
我温和的笑道:“朝堂事忙,皇上勤勉,是百姓的福气,也是臣妾的福气。只是皇上固然忙于政事,也要顾念自己的身子才是啊!”
他叹道:“今日京兆尹上了折子,说京郊灾民成千上万往城中涌来,可是为了不让京城里的百姓再添负担,京兆尹只得下令关闭城门。”
我也叹道:“此事一出,必定人心惶惶啊!”
“是啊,朕这些日子……也是一筹莫展!”他拉着我的手,拇指摩挲着我的手背,我感觉着他手指上的茧子,心里也实在不好受。
但我也没有别的办法,只能强作欢笑,道:“宝月这些日子都没见到父皇,很是想念,不如请皇上晚上去承欢殿用晚膳可好?臣妾准备些皇上爱吃的菜式。”
“也好,”他拍了拍我的手,“朕也想念宝月了。”
我欣然回殿准备,可是即便准备了再多的珍馐美味,吃在嘴里也是味同嚼蜡!启恒不过略坐一会儿就走了,我望着他的背影,无奈长叹。
转身知会春分:“沈七那里,叫他多费心,尽快研制出药方来吧!”
春分道:“是,沈太医如今一应吃用全在药园子里,那儿也有好几个病人,如果研制出药方,一定在第一时间告诉娘娘。”
“让他自己也小心些,千万别被传染,他若倒下,可真是没辙了!”
“娘娘放心,不会有事的。”
可是,也许真的应了那句屋漏偏逢连夜雨的古话,这边的疫情还没缓解之势,边关传来消息,说东突厥二皇子起兵叛乱,与西突厥相互勾结,大军压境,已到了雁门关外了。
皇上火速启用霍青,让他带兵前往东突厥边境,克制东突的兵力。又传令子陵,让他调动大军,与西突厥交兵。这样兵分两路,希望能将局面控制住。
启恒每日自宣政殿下朝后也不去延英殿了,直接在宣政殿侧殿接见大臣,这样可以节省时间,更不会来后宫。
后宫也变得人心惶惶起来,妃嫔们聚集到我这里的时候,免不得议论纷纷。
“这会儿可真称得上是内忧外患了啊!又是大军压境,又是瘟疫的,这可怎么办呀?”
“哎,前朝的时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