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月,发生了很多事。
比如皇上立齐王为太子,比如皇上灭东突,设立安东都护府,世上再没有了东突厥。由于霍青和子陵前后夹击,西突厥撤兵,但子陵却没能在吐谷浑抓住叛逃的东突二皇子。又比如,在得知东突国灭那一刻,雅德妃触柱而亡。
霍青与子陵得胜还朝,皇上命太子御丹凤门,行降阶之礼迎两位大将。
一别数年,能再见到子陵将军,心中百感交集。也不知塞外的风霜,可曾改变昔日的如玉容颜。
“今晚皇上在麟德殿大宴群臣,娘娘理应盛装出席。”春分望着镜中略带伤感的我,笑着说道。
我冲她笑笑,道:“去把那个荷包拿来吧!”
春分明白,从箱笼里拿出一个朴素的荷包,这荷包里装的正是子陵曾送我的塞外干花。等我盛装完毕,春分把它挂在我腰间,隐在一干华丽荷包之中,无人察觉。
抱着宝月上了凤辇,先行至延英殿,曹红笑着迎上来道:“娘娘来得可巧,两位将军和太子也在殿内呢!”
我想了想,道:“既然如此,那本宫先去麟德殿等候皇上。”
正准备离去,延英殿的大门却开了,从里面传来启恒爽朗的大笑,大声说道:“是皇后来了吗?快进来吧!”
无法,我只得进去,脸上同时浮起皇后式的微笑。说道:“是臣妾来了,皇上真是好耳力,大老远的就听到臣妾的声音了。”
我先向启恒行过礼,太子、子陵与霍青纷纷向我行礼。我目不斜视,抬手道:“免礼。”
启恒对我伸出手,笑道:“宝月,来让父皇抱着。”我笑着把宝月交给他,启恒摸了摸宝月的小脸蛋儿,宝月甜甜叫了一声:“父皇!”启恒更是高兴。
我站在启恒身旁,这才有机会打量子陵将军,他果然瘦了好多,也黑了好多。对他抱以温婉的一笑,他却没有看我,而是看向宝月,说:“公主已经这么大了。”
启恒道:“是啊,你好几年没回朝,许多事你都不知道。以后就留在京中,留在朕身边吧!”
我诧异的看了一眼子陵,见他并没有诧异的样子,显然是知道启恒要留他在京中的。此次战况,子陵对战西突厥有功,但没有擒获叛军首领有过,但毕竟功大于过啊!可是启恒这意思,似乎功过相抵,不让他再领兵了。
官员调配我不好过问,便笑道:“皇上,时间也差不多了,咱们去麟德殿吧!”
“好,摆驾!”
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了麟德殿,今夜是犒赏功臣宴,妃嫔不得参加。群臣见我们来到,忙出列跪迎。
席间,我一直把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