朝中风平浪静,后宫也愈见沉寂。
阖宫请安时,郑贵妃眉目间的憔悴难以掩盖,经历了母族巨变,只是短短几个月,她再也没了从前的风华,似乎连眼角的皱纹都深刻起来。其余的妃嫔更是默默无闻,以往的唇枪舌剑反而让我有些想念了。
“太冷情了。”我喃喃低语。
王贤妃立刻笑问:“皇后娘娘说什么呢?”
我笑道:“诸位姐妹都不爱说话了,也不知是为何。”
王贤妃看了看众人,叹道:“唉,这段时间出了这么多的事,大家都提不起精神来,也是有的。”
我又看了一下不为所动的众人,挥挥手,道:“都散了吧!”
众人起身告退,郑贵妃不再像从前那样第一个走出承欢殿,而是落在了最后头。等到其余人都走光了,她还站在大殿内。
“贵妃姐姐是有什么事吗?”我倚着凤座含笑问道。
郑贵妃转过身看着我,冷冷说道:“皇后娘娘,这阵子大约也只有你过得最为舒心了吧?所以旁人的冷清你是觉察不出来的。”
我微笑着听她说话,故作不解的问:“贵妃姐姐何出此言呢?”
“你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清楚!何须这样惺惺作态!你与淑妃那贱人联合起来欺我母族,辱我家人!我绝咽不下这口气,有朝一日必要你们加倍偿还!”郑贵妃目眦欲裂,恶狠狠的瞪着我喊出这番话来。
“有朝一日?”我玩味的念着这句话,不由笑容又扩大了几分,抬眸望着她问:“贵妃姐姐说得有朝一日是何日呢?哦,是了,本宫险些忘了,贵妃姐姐的儿子如今是太子了呢!贵妃姐姐说得这一日,莫非就是……”
她没有说话,只是冷笑着看着我,我缓缓走下凤座,走到她身边,浅笑道:“那又如何呢?贵妃姐姐,纵然等到你所说的有朝一日,本宫如今是皇后,他日就是太后,就算不是新君亲娘,也是母后皇太后!”
“你……”她生气又能怎样,只是她知道我说的是实话。
我笑了两声,继续说道:“百行孝为先,新君若不肯孝顺我这个母后皇太后,恐怕御史台的弹劾会扰得新君不安吧?”
郑贵妃脸色气得青一块白一块,厉声道:“你且得意着吧!咱们走着瞧!”说着,愤然离去。
春分随后道:“贵妃也太过分了,一点也没有把娘娘放在眼里。”
“她何时把本宫放在眼里了?”我一副大人有大量的样子,笑着说道,“如今她的儿子是太子,纵然母家有罪,却也想着以后的锦绣前程。你没听她那口气,等她得志那一日,哪有我的好日子过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