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眼就是冬月,年关越来越近,后宫的氛围渐渐热闹起来。只因封王离京的几位皇子们,都会在年关之前回京朝贺,在京中过完正月十五才会离开。
首先回京的是七皇子江陵郡王,随后而来的就是三皇子武安郡王,五皇子晋昌郡王却迟迟没有归来。到了腊月初,晋昌郡王送上贡品和请安折子,另外给贤妃捎了封信,说是不回来了。
贤妃到我这儿来请安,见天的抹泪,哭诉道:“皇后娘娘,您说臣妾盼了这么长时间,为的什么呀?不就是指望他回来过个团圆年嘛!可这孩子,也不知怎么了,竟不肯回来,连他亲娘的面也不肯见,可真叫臣妾心酸呐!”
我示意霜降给贤妃换杯热茶,对春分一偏头,春分立即会意将宫人都屏退了。我才叹息着说道:“这也是没法子的事,本宫只怕不光这一年,来年晋昌郡王就算想要回京,也不能够了。”
贤妃一愣,忙问道:“皇后娘娘,您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我低头看着自己嫣红的蔻丹,低声说道:“当初晋昌郡王是因何离宫的,姐姐心知肚明。”
贤妃面皮紫涨,期期艾艾的说道:“臣妾……臣妾也知道珠儿那孩子……可他也是被一时蒙蔽了,都是那贱人挑唆!”
“姐姐口中的贱人已被勒死了,可晋昌郡王还活着。”我打断她,冷冷的说道,“皇上顾念亲子不予追究,可是他日太子登基……不瞒姐姐你说,前些日子郑贵妃肆无忌惮的告诫本宫,说等她的儿子当上皇帝之后,本宫可没好日子过呢!”
贤妃大惊:“她、她竟如此明目张胆!”
“哼!”我一拍凤座扶手,面上更是森寒,“郑贵妃为母如此,太子的秉性又一向阴沉,他朝真的登基,别说本宫没好日子过,就算是那些受封在外的亲王,尤其是跟他争夺过天下的人,他怎可轻易放过?”
贤妃嘴唇颤抖,面色惨白。我继续说道:“其实当初几位皇子都不必太早离京,只可惜出了容美人一事。但你可知道,容美人死前本宫和皇上都在,是她,她向皇上告发了晋昌郡王啊!”
“这个贱婢!”贤妃几乎要撕碎手中的锦帕,眼中喷出熊熊怒火。
我叹道:“人都死了,你再恨又能如何?只是你别忘了,容美人从前是谁的人。她可是太子亲自挑选送给皇上的呢!此事一出,太子的对手立马被封王离京,他便坐稳了太子之位!”
“是他,是他!还有郑氏那贱人!”贤妃又怒又气,双拳紧握至发抖,“贱人不得好死!不得好死!”
“你再辱骂她又有何用?”我哀叹道,“皇上爱护太子,所谓爱屋及乌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