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月十八开印,弹劾左相的折子雪片一样飞向宣政殿的御案上。
这次皇上没有像处理右相那般有所拖沓,而是如从前处理皇后母家那样雷厉风行,命御史台彻查。不过短短几日功夫,御史台列出左相“置喙国本,贪财纳贿,结党妄行,私心权欲”等罪状。皇上将其革职下狱,其余一干党羽也是贬官、流放。
和淑妃到宣政殿门口哭求,皇上命人将其扶回清思殿,不予接见。
只是这事还没完,后宫又出了大事!
我本在宫中逗着宝月,忽有人来报说方宝林那里出了事,我忙问何事,那来禀报的正是方宝林的贴身宫女小桃,她似乎极是害怕,见我问她,哆嗦着答道:“晌午贤妃娘娘派人送来一盒点心,可是太医查验过之后却发现……发现那点心里有……有附子!”
“附子!”我大惊,厉声问道:“你可仔细了,不许撒谎!”
小桃被我吓得大哭:“奴婢不敢撒谎,奴婢真的没有撒谎!”
附子补火助阳、散寒止痛,但因其毒性颇大,太医用药自当十分小心。而这味药明令有云:孕妇禁用!
春分正色问:“娘娘,可要传陆太医来问询?”
“自然要问询,但本宫要亲自过去!”挥手让乳母带宝月下去,低声问小桃,“此事可还有别人知道?”
小桃忙道:“没有,没有,陆太医说此事事关重大,除了皇后娘娘,其他人都不能说。”
陆太医是我亲自点去照顾方氏的,而且我也对贤妃言明,她既然这么看重方氏的胎,就由她来照拂,若方氏有个三长两短,她也难逃干系!我心中正是不放心她,才让沈七给我荐了个陆太医盯着。可是,贤妃竟然还这么做,也太明目张胆了吧?
招了沈七过来一同前往拾翠殿,陆太医在方氏的侧殿门口等着,见我来了忙对我行礼问安。我进门就问:“那盒子点心呢?”
方氏躺在床上,面色惨白没一丝血色,挣扎着要对我行礼,我忙按住她,道:“受惊吓了吧?别怕,自有本宫给你做主!”
方氏瑟缩的说:“今日幸亏有陆太医在,否则,臣妾真是不敢想象!”
陆太医捧了那盒点心过来,我也不看,只让沈七查验。沈七细细查验之后,道:“确实是附子,分量虽不重,不足以致人性命,但孕妇用了,必定胎儿不保!”
方氏哀呼一声,抽泣起来。
我看她一眼,问小桃:“你可认识来送点心的是贤妃身边的哪个宫女?”
小桃道:“是个小宫女,到不常见,似乎叫什么曼儿的。”
我点点头,又吩咐道:“好好照顾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