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情真的如启恒说的一样,左相的事得以解决,和淑妃离宫前往江陵和她的儿子住在一起。我朝规矩是有子的妃嫔可以在皇帝百年之后前往儿子的封地,皇帝在位而前往的,和淑妃是个例。
左相和右相的人选全部由太子一派的人顶替,朝堂果然如被暴风雨侵袭过的村庄,安静,低迷。而后宫更甚,郑贵妃被贬为采女遭到幽禁,贤妃也同样被幽禁,四妃竟都无一善果,其余妃嫔经过一段时间的战战兢兢,变得更加沉默起来。
往日活灵活现的人,要么死了,要么贬了,要么……就是不知道哪儿去了。
我看着空落落的承欢殿,心里仿佛也是空落落的。之前我说一句“太冷情了”贤妃还知道问我说什么呢?可是现在,没人回答我的话。
原来他为我做的就是这些。
残存的落寞笑意挂在唇边,无比惆怅的在心底长长叹息。
关键是在后一句吧!
好,剩下的,我不惦记。
只是就算我不惦记,恐怕也有别人会惦记,而且,会惦记的比我更多!
三月,我还是依言挑选了几位世家淑女,为太子选侧妃,为子陵选正妻。可是皇上看了名单之后却不甚满意,道:“家世都不必太高,这些都不好。”
我想了想,还是说道:“那毕竟是太子侧妃,若是家世太薄,恐怕不妥。”
“朕怎么说你就怎么做吧!”他蹙眉咳嗽了几下,经过上次之事,他的身体越来越差,太医诊治只说是操劳过度,要静养休息。
我上前帮他拍着后背,柔声道:“好,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,做得不好就不来烦你。唉,你看看你,身体都这样了还整天忧心忡忡的,朝堂和后宫都平了,真不知道你还在忧虑什么!有些事你就放手让太子去处理好了,反正他以后也是要做这些的。”
他很是咳嗽了一阵,拉着我的手道:“朕也想休息了,等这次为太子选好侧妃,咱们就搬到南内去住,朝政的事都交给太子。”
我笑着点点头,难得见他有这样软弱的时刻,大约他真是觉得自己老了吧!
最后,太子侧妃的人选落到了国子祭酒家,是一位温顺柔美的姑娘,只是因为庶出的关系,行事不免失了大方,显得畏手畏脚的。本来这样的人是入不了皇室的,可我总觉得,启恒是故意挑了这样的身份。
子陵的正妻则是他同袍的妹妹,是他自己求来的,说是答应了战死沙场的同袍,帮他照顾唯一的妹妹。
这却让启恒唏嘘了很久,叹道:“从前朕也一样答应过子陵的姐姐,帮她好好照顾子陵,是朕食言了。”
他的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