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云压城,远处的天空传来闷雷滚滚,闪电隐隐忽明忽暗。几位老臣纷纷前来,听完徐进的阐述都震惊异常。此时,狂风大作,飞沙走石,一道亮光撕开黑暗,更兼一声惊雷霹雳般炸响在耳畔,随之而来的雨点夹杂着冰雹噼里啪啦的打了下来。
“天生异象,必有妖孽啊!”一位老臣仰天长叹,花白胡须在风中凌乱的飞扬。
唇边勾起一丝冷笑,眯起眼遥望着电闪倾听着雷鸣,老天爷,你总要帮我一次吧!
这帮老臣早已被太子新政弄得怨声载道,却苦于启恒病重而无处伸冤,现在得到这样一个大好机会,怎么可能轻易放过!
“皇后娘娘,此事一定要尽快处理,否则,圣上龙体有损,老臣死不瞑目啊!”又一位老臣涕泗俱下,哀呼恸哭。
启悯对我微微点头,我上前一步,道:“各位大人,本宫也知道此事事关重大,所以才请大人们前来,与本宫一起前往东宫,到时事情才能水落石出。”随即对春分道:“传本宫手谕,命霍将军将东宫包围,任何人不得擅自出入!各位大人,跟我走吧!”
无惧风雨,我们直往东宫而去。到了东宫门口,太子已和霍青发生了冲突,他身后的戍卫拔刀相向,但霍青依旧挡在门口,不让他们外出。
“太子殿下这是要去哪儿啊?”我昂首阔步的走过去,讥诮的问道。
太子见了我,非但不行礼,而是怒气冲冲的问道:“你什么意思?以为父皇病重就可以发号施令了吗?本宫是储君,有本宫在一日,轮不到你来做主!”
我身后的老臣站出来道:“太子殿下,皇后娘娘是您的母后,您这样不分尊卑、不敬长辈,可不是身为储君的风范!”
我也道:“你以为本宫想来吗?要不是这儿发生了这么大的事,本宫怎会放下病重的皇上不照料来你这里!徐进,你出来!”
徐进走出来说:“东宫行巫蛊之祸,微臣亲眼所见,所以特意禀告皇后娘娘前来彻查!”
太子面色大变,指着他大骂:“徐进,你胡说八道!本宫待你不薄,你为何冤屈本宫?”
我冷冷道:“他有没有冤屈你,一查就知!太子是自己让开,还是要本宫把你压到一边去?”
太子恶狠狠的瞪着我,一言不发,没有丝毫退让。
雷声轰鸣,冰雹雨越下越大,油纸伞似乎已遮挡不住,大有被穿破之势。
我的腿又隐隐作痛起来,眼看着僵持不下,若太子再不让开,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要和他撕破脸了。
启悯走到太子身边,低声道:“事无不可对人言,你没有做过,让他们进去查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