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子妃的丧礼没有依照原本的礼仪办理,冷冷清清的,只有东宫门下诸人和英国公的家人好友前往祭奠。
巫蛊之祸最终以太子妃自首告终,太子被撇清在势态之外,除了有管教妻子不力的小小错误之外,他没有受到任何实质性的损害。
我好像一下子被人抽走了全身的力气,颓废的靠在竹榻上,连目光都找不到依靠的地方。
春分给我披上一件衣服,道:“夜里凉了,娘娘小心身体。”
我回过神来,捻着薄薄的布料,叹道:“天凉犹不过心凉。”
春分半跪在榻前,劝慰道:“其实这次能将太子妃拉下马,也算是对东宫的一种打击了,至少英国公家……”
“这次结果不是对东宫有所打击,而是将我陷入了更危险的境地。英国公家?英国公家觉得是我逼死了太子妃,只会痛恨我,和太子一起联合起来对付我!”越说,就越有一种心灰意冷的感觉。我看向春分,近乎凄惨的一笑,道,“你可知道这一切都是因谁而起吗?”
“娘娘……”春分的眼神里流露出怜悯和痛惜。
我笑了笑,轻声说道:“是启悯,是琅琊王,李启悯!”
“哐当”一声,霜降手中的茶碗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。她面色惨白的看着我,不敢相信的说:“不会的,不会的……娘娘,王爷不会背叛您,他不会的!”
我冷冷一笑,道:“有什么不可能的,事实都摆在面前了,你若不信大可直接问他。而我,已没有那个必要再见他。呵呵,每个人都是自私的,他为了他的前程背弃我,我能理解,可是他不该把我当傻子!把我玩弄在鼓掌之间!”一面说我的泪水也迸落出来,我曾那样相信他,可他终究是为了自己!我无力的挥挥手让她们都下去,这么多年,竟从未像现在这样孤苦无依。
心力交瘁加上痛苦伤心,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,半梦半醒间,似乎感到有人把我抱起来,放在了床上。我睁开眼,影影绰绰里,启恒帮我盖上被子,躺在我旁边睡下。
他什么时候恢复的这么快了,竟能抱着我走进来。
我钻进他的被窝里抱住他的脖子,哭着说:“启恒,别离开我……”启恒,你要好好的活着,如果你死了,我真的无依无靠了。
他轻抚着我的脸颊,把我揽在怀中,身体覆了上来。
我们又回到了从前的水乳1交融,久违的快意如海水般向我涌过来,几乎让我窒息。我呢喃出声,紧紧搂住他的身体,双腿缠上他的腰,想让他更深入,更紧贴。
第二天醒来的有些迟,启恒靠在床头,我坐起来问道:“皇上没事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