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说,他的目标不是太子,那又会是谁呢?
“不错,我承认是我一手安排了东宫的巫蛊之祸,也是我让曹红给皇兄下毒,最后也是我让太子妃为太子顶罪。但这些事都是为了让太子孤立无援,成为真正的孤家寡人!”他眸色深沉,语调自信,又变成了那个充满霸气的样子。“东宫出现了徐进那样的人,太子觉得身边已经没有可信之人,而太子妃自裁,正是下手对付英国公最好的机会!只要英国公这个岳家倒台,除去太子就轻而易举。”
我怔了怔,忽然灵光乍现,惊道:“润!你的目标是皇孙!”
是啊,润才四岁,自然比自负又暴虐的太子更容易控制了。
可是就算太子出事,皇孙也不是第一继承人,皇上还有好几个皇子在。除非……等到太子登基,皇孙成为皇太子!
我一把扯住他的衣袖,冷声问道:“你对启恒下了什么毒?你是不是想把他毒死?你到底有何居心啊!”
“阿娆,你别这么激动,皇兄的身体已经不行了!”
我飞快的打断他:“他的身体很好,如果不是你下毒,他早就恢复过来了。不过现在也不晚,他已经没事,如果再有什么问题,我不会放过你!”
他忽然扯开我肩上的衣服,赫然发现我的锁骨旁边有启恒昨晚留下的印记。他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,双手钳住我的双臂,咬牙低声道:“他都对你做了什么?”
我笑道:“我们是夫妻,他对我做什么都是应该的。不过既然你问了,我就告诉你,昨晚我们很快活,他还和从前一样,让我觉得无比愉悦……”
“够了!不要再说!”他脸色泛白,手指紧紧箍住我的手臂,我蹙眉呼痛,他连忙放开我,道,“痛不痛?对不起,我……”
我抱着被他捏痛的地方,残忍的看进他带着伤痛的眸色深处,接着说道:“为什么不让我说?我偏要说!你知不知道他有多喜欢我的身体啊?就算生病了,也不希望别的女人在他身边,他病一好,就迫不及待的和我欢爱……”
“住口!住口!我不许你再说!”他急得捂住我的嘴,不让我再说下去。
我打开他的手,冷冷的注视着他:“如果一个女人只是失去了丈夫,她至少还可以依仗她的子女和母家;可是如果一个皇后失去了丈夫和权力,而且她的继子和她水火不容,那么她除了死亡,已经别无退路了。启悯,如果我死了,就是你逼得!”
他一把把我搂在怀里,呢喃道:“我不想逼你,我这么做都是为了我们的将来,阿娆,你不知道我多希望我们能在一起!你相信我,太子的命我一定会交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