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本计划八月初八的饮宴也因太子妃的葬礼而取消了,甚至连八月十五中秋夜宴也显得冷冷清清的,唯一让我觉得庆幸的是,启恒身体恢复,并且开始着手处理政事。
他还是皇上,不是太上皇。
南内议政多有不便,在我的劝说下启恒决定搬回东内,重新上朝。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,太子的脸色“刷”一下白了。
“太子身体不适吗?可要传太医来?”我微笑问道。
太子紧张的瞄了我一眼,很快垂下头说:“不必,多谢母后挂念,儿臣没事。”
我看着启恒,叹道:“太子必定还在为太子妃伤心着,也难怪,太子妃瞒着太子犯下如此大罪,太子非但一无所知,还险些被她连累……可到底他们是少年夫妻,恩爱非常。皇上,臣妾想着,这些日子不如让太子好好休息一阵,等他身体好了再监国不迟。”
太子倏然抬头,我就装作没看到,启恒看了一眼太子,然后看着我似笑非笑的说:“皇后如此关心太子的身体,真是慈母心怀……”
他的话还没说话,太子就抢先说道:“父皇,儿臣的身体并无大碍,倒是父皇的身体刚刚恢复,儿臣不忍父皇太过操劳,还请父皇念儿臣一番孝心,准儿臣为父皇分忧吧!”
我注意到启恒的眼神里毫不掩饰的闪过失望,我唇边的笑意忍不住扩散几分,道:“太子真是勤勉。”
启恒轻轻叹了口气,道:“既然如此,你就帮着朕分忧吧!”
太子欣喜道:“是,儿臣不会让父皇失望的。”
启恒挥了挥手,示意他退下。太子再拜一下,施施然离去。启恒默然坐了半晌,我问:“皇上可还要移驾东内吗?”他道:“太子监国与朕还朝,并不冲突。”
当真不冲突吗?
我微笑不语,以退为进总是能得到意外惊喜的。启恒对太子,到底还是不放心啊!
九月,启恒与我重回东大内,我依旧住进了承欢殿。
一回到东大内,我就命人在静秋园举办了阖宫赏菊宴,除了被幽禁的贤妃和郑氏,远在江陵的和妃,其余后宫妃嫔都参加了这次宴会。当然还有一直与我交好的琅琊王妃高氏,子陵的夫人石氏,原本也邀请了东宫侧妃,但她因守着太子妃的孝就没有过来。
静秋园里花团锦簇,热闹非凡。大家围坐在一起,四周摆放着各色菊花:**、白菊、紫菊、红菊、墨菊等。
席间众人觥筹交错笑语连连,没有人为太子妃的死而难过,更多的是为皇上身体恢复健康而高兴。
妃嫔诸人纷纷向我敬酒,称赞我的贤良淑德,多亏有我的侍奉,皇上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