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握着大哥的手泪如雨下,沈七上前来诊过脉,我忙问:“如何?”沈七点点头,道:“已无性命之忧,臣等去开药方,娘娘别和国舅说太多话,国舅需静养。”
大哥听到了,却道:“请你们都出去吧,我有话要和皇后娘娘说。”
我示意众人都出去,然后问:“哥哥有什么话要对我说?”
大哥吃力的喘了几口气,道:“刚才,琅琊王也来了,娘娘和琅琊王……你不必解释,有些事皇上不知道,但我……知道。他……他……藏得太深,你要小心。”
“谁?琅琊王吗?”
大哥微微摇头,费力的说道:“琅琊王何惧……只是皇上……是皇上暗中告诉我害死长安王的人是和淑妃……他一早就知道,可是江陵郡王也是他的儿子……太宗说过‘妃嫔莫若皇子’,娘娘处境让人堪忧啊!可惜微臣无用……太子已动手了,娘娘一定要把皇孙握在手中!小心……皇上!”
“哥哥别再说了,你现在不能说太多话,我都知道,一定会小心行事的。哥哥,千万要保重自己,你不能有事,妹妹还需要你呢,哥哥……”他一下子说的话太多,说完就有些不省人事,我慌忙高声叫太医进来。
太医们鱼贯而入,查看过后对我道:“娘娘,国舅不能再说话了,请娘娘移驾吧!”
我木然的走出房间,一出房门便感觉到扑面的寒气,春分忙过来给我披上斗篷,我问:“琅琊王呢?”
大嫂忙道:“仲然陪着琅琊王在书房坐着。”
我点头向书房走去,让春分在门外守着,并不介意仲然在场,直直的问启悯:“这次的事,是否与太子有关?”启悯怔了怔,看了一眼仲然,我道:“不必看他,看着我!把你知道的实话告诉我!”
启悯张了张嘴,只好说:“我并不十分清楚,这件事并不在我预料之内,阿娆,对不起,若是我早些知道,一定会阻止……”
我冷笑起来,看他的样子就知道是太子所为了!我笑着笑着就笑出了眼泪,问他:“你还要我等多久?我的耐心早已因我在乎的人一次次受到伤害而消磨殆尽了!我已经……不想再等了!”
仲然呆愣片刻,问:“此事与太子有关吗?是太子指使人要害大哥?”
我点点头,道:“不错,我想大哥自己也是清楚的,马车冲撞官轿!哼,真是前所未闻的事!”
仲然当即道:“若是有证据,就可禀告皇上!”
“皇上?”我气极反笑,看着仲然说,“你知道刚才大哥费尽了力气跟我说什么了吗?他让我小心,不是小心太子,而是小心皇上!”
仲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