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从大哥跟我说了“小心皇上”之后,再看到启恒我就提不起精神来,每日在承欢殿都显得蔫蔫的。其实我早该认清的,我的夫君是帝王,可不是什么痴情的男人!日子越久,越难以捉摸他会对我怎样。
好在元曦的“病”已经好了,高氏带他进宫向我请安,她的脸色看起来有些尴尬和小心翼翼。
我叹了一口气,对高氏说:“原本和皇上商量了,等到元曦病好就接他进宫小住几日,却不想本宫娘家出了那样的事,就不接元曦进宫了,你在家好好照顾元曦吧!”
高氏立即显得放松了下来,但还是谨慎的说道:“承蒙皇后娘娘错爱,臣妾不甚欣喜,只是元曦这孩子到底调皮,还是让臣妾把他的性子磨平一些再进宫陪伴娘娘和公主为好。”我恍惚的点点头们没有说话,她又道:“不知国舅的伤势如何了?娘娘也别太忧心,国舅一定会吉人只有天相的!”
我勉强笑道:“会没事的,多谢王妃挂念了。”哥哥的伤势正在恢复中,但对外并未言明,只因我还要借着哥哥的伤势做一件事。
高氏见我没有应付她的精神,便识趣的起身告辞,我并没有拦她,又让人准备了些吃食让元曦带回去。皇孙看着那些精致的点心盒子,情不自禁的把手指塞进口中,我无奈的摇了摇头,他是皇孙,竟从来不会开口要求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“再做一些点心来给皇孙和公主吧!”我吩咐道。
宝月道:“母后娘娘,我已经吃过了,不想再吃点心了。”
我笑道:“那你就陪润再吃一点吧?”
宝月点点头:“好吧。”
大哥要我握住皇孙,我明白大哥的意思,皇孙是太子唯一的儿子,如果将来太子顺利登基,我就能将皇孙当人质。可是,谁知道启恒会允许润在我这儿多久呢?难道我会指望跟这样一个孩子培养出感情来不成!
我看着两个孩子并排坐在一起吃点心,神思又有些恍惚起来,春分快步走进来,在我耳边低语:“娘娘,琅琊王请娘娘做好准备,黄兔准备出笼了。”
我精神一振,对她点点头。
晚上,我温柔的蜷缩在启恒的怀里,望着他说:“皇上,哥哥的伤势总不见好转,臣妾想去护国寺为哥哥祝祷祈福。”
他低下头,看着我的面容,道:“我知道你担心你大哥,请一些僧侣去府中也好,在寺庙也好诵经祈福也就罢了,何必你亲自前往呢?”
我的声音愈渐柔和,道:“臣妾亲自前往才能聊表心意,更何况,这样臣妾心里也安定些。就请皇上恩准吧!”
他用手指轻轻摩挲着我的面颊,许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