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护国寺,霍青在角门接应我,我只对他点了一下头,他就已明白结果,许久未曾舒展过的眉头,终于平缓了下来。
避开宫人走进禅房,春分禀道一切无恙,我换上衣服静坐片刻,道:“他终于死了。”春分沉默半晌,道:“恭喜娘娘。”
我并没有觉得多高兴,似乎等了太久只觉得疲惫和麻木。这一夜注定无眠,和衣躺在床上,只等着明日传遍整个京城的故事。
第二日下午我接到官方消息:太子薨逝。给我报信的正是曹红,所以我不必在他面前装的太过惊讶,只是微微怔愣过后问:“死因为何?”曹红道:“暴病而亡。”暴病,这是最冠冕堂皇的理由了。我点点头,示意知道了,然后吩咐春分收拾一下之后火速回宫。
凤驾一路疾行,到丹凤门口已过酉时,进了宫门,发现宫女太监个个神色匆匆,替换着宫门上的大红灯笼,将一切悬挂物都换成了白色。及至承欢殿,霜降等人已在门口恭候了。我下了凤辇,霜降就迎上前来,道:“皇上已去了东宫,文武百官也已前往,娘娘更衣后也请移驾吧!”
我一面往里走,一面问道:“宝月和皇孙这几日可好?”
霜降答道:“公主和皇孙一切安好,皇孙已被乳母带去东宫了,公主也已歇下。”
我换上素服,先去看了看宝月,见她睡得正香,略略放心,便往东宫而去。
东宫门外已里三层外三层围了好些官员,但品级都不算高,那些三品以上的官员都在里面。我穿过人群走进去,由一个小太监领着来到东宫安防太子金棺的灵堂里。老远,就听到“呜呜”的哭泣声,我不动声色的将刚才春分洒在我袖口的辣椒粉抹了抹眼睛,立时被呛的泪水直流。
走到灵堂门口,就看到启恒背对着我站在棺木旁,我上前低声唤道:“皇上……”他缓慢的转过身来,待我看到他的脸时,震惊的说不出话来<span class='character' style='background-image:url(/img/1352976638582/12786725/2005452215946135634.png)'></span><span class='character' style='background-image:url(/img/1352976638582/12786725/2005452215946135634.png)'></span>容颜还是那个容颜,只是两鬓的斑白已完全变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