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宸殿内殿、启恒的寝殿中乌压压跪了一群妃嫔和皇子公主,我坐在启恒床边,看着启恒安静的面容,耳中听到的却是低低的呜咽声,不由蹙眉:“你们都别哭了,皇上还没晏驾呢!”可是我这么一说,她们哭得更厉害了。
我正要训斥,启恒悠悠醒转,我忙惊喜的说:“皇上醒了!”呜咽声戛然而止。我俯身下去,问启恒:“皇上觉得怎么样?要不要臣妾宣太医进来。”
他深深的看着我,然后摇摇头,他抬起手,我忙握住,可是他却抽开,指着跪在前面位分最高的顾昭容,道:“你……还有益阳公主,都过来。”
顾氏母女来到床前,我只得退到一边。启恒摸了摸益阳公主的小腹,问道:“几个月了?”
益阳公主哭成了泪人,道:“父皇,两个多月了。”
启恒叹了口气说:“好,别哭,你们新婚没多久就为夫家添丁,父皇很高兴。朕的女儿们福气都好,可惜儿子却……以后要好好孝顺你母妃。”
“是,父皇……”
启恒挥了挥手,顾氏和益阳公主退下,他又叫来徐修媛,对她说了一番话:“老三懦弱,封地也不十分富庶,但好在他性格与世无争,今后不会有性命之忧,你去他的封地相陪,也能母子团圆。”徐修媛哭得泣不成声,接着便是辛充容和九皇子,江充媛和聊城公主等纷纷上前,甚至连赵才人和十一皇子母子也都过去和他说了几句话。
等到最年幼的容氏和十三皇子退下,启恒犹豫了片刻,唤道:“宝月……”
乳母带着宝月上前,宝月含泪怯怯的叫了一声:“父皇。”启恒盯着她许久,我刚上前一步,就听到启恒几无察觉的叹了一口气,闭上眼别过脸道:“和你母后……去吧……”
我仿佛听到什么碎裂的声音,身子一晃几乎摔倒,霜降用力扶住我。我手握成拳贴在心口,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让自己不倒下,忍着心口的剧痛,上前牵着宝月的手,强笑道:“父皇累了,母后带你回宫。”
宝月懂事的跟着我出了紫宸殿,可是在路上,她还是仰着可怜兮兮的小脸问我:“母后,父皇是不是不喜欢我了?为什么他跟别的哥哥姐姐都说了话,却没有跟我说呢?”
我身子一僵,蹲下身挤出一丝笑容,说:“父皇怎么会不喜欢宝月呢?父皇和母后都是最疼爱宝月的,只是父皇生病了,又和哥哥姐姐们说了那么久的话,已经很累了。等父皇好了,咱们再陪父皇好好说话,好不好?”
“好!”宝月用力点点头,可是脸上沮丧的神情还是没有完全退散。
这孩子很敏感,她父亲对她的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