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连续半个月被启恒拒之门外,终于在第十六天早上听到江守全道:“皇后娘娘请稍后,几位宰执大人在与皇上议事,娘娘在偏殿略等一等吧!”
我扬扬眉,入偏殿等候,曹红亲自端茶给我,递茶过来的时候小声说道:“江陵郡王请旨进京,皇上不允,但是有密报传来,江陵郡王已离开封地,在来京城的路上了。”我不动声色的饮茶,淡淡的“嗯”了一声,道:“今日沏的茶不错。”曹红讪笑道:“为娘娘沏的茶,奴才不敢怠慢。”
我一笑:“有劳曹公公了。”曹红躬身退下,我坐着干等。
许久,几位大人才离开,江守全请我进去。隔了半个月,终于得以进入紫宸殿再见启恒。我的脸上挂着浅淡的笑意,端庄的走进寝殿,用略带无奈的语气说道:“皇上的脾性可真大,生臣妾的气竟生了大半个月。”
他披衣站在书案后,正看着什么,脸上阴晴不定,听到我的声音,用镇纸压住那叠东西,抬起头淡淡道:“你来了、”
我对他屈膝行礼,然后问:“皇上今天的药吃过了吗?”
他走过来,道:“还没有。”
“皇上真是的,就算朝政再忙,也要顾及自己的身体啊!”我嗔怪的说道,然后吩咐江守全把药端过来,“皇上去床上躺着吧,臣妾来侍奉您。”
也许他是真的议事议的累了,脸上略显疲惫,我帮他脱了衣裳,让他靠在龙榻上。江守全端了药来,我便接过来亲口试药,然后冲启恒笑道:“刚好,他们可真会把握时间。”
他不置可否的挥手示意江守全退下,我慢慢的喂他,他一边喝药,一边看着我。好在那眼神不再是刺刺的,只是变得更加复杂,让人捉摸不透。
吃完药,我又伺候他漱过口,然后问道:“再过不久就是冬至了,今次皇上预备如何过节?您的身体恐怕并不适宜举行祭祀呢!”
他静静想了一会儿,道:“后宫的事你来打理就好,祭祀的事,太常寺会安排的。”
“是。”我笑着应下,又道,“皇上可要臣妾还和上次一样,搬来照顾您呢?”
“不必了。”没有任何犹豫的直接拒绝了。
我笑笑,柔顺的点头,说:“如此,臣妾先行告退,晚上再来看您。”
他没再说话,只是疲累的闭上眼。我轻轻叹息着,退出紫宸殿。
就这样,我每日早晚各来一次伺候他吃药,其余时间都在承欢殿里安排冬至事宜。可是直到冬至的前一天我才知道,皇上安排皇孙润代理天子祭祀。
我十分讶异,难道他也打算将皇位传给一个黄口小儿不成?若真是这样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