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沉如水,唯有宫灯暖黄,闻听得窗户纸被风雪相扑,簌簌有声。紫宸殿寝殿内传来为数不多的几个太医低低的呜咽声,我却如泥塑木雕般呆呆坐着,熏笼再暖,只觉浑身冰凉,五脏六腑仿佛都被冻住了。
江守全步履阑珊的走过来,哽咽着对我说道:“皇后娘娘,皇上已经驾崩了,您可不能再出事儿了呀!皇后娘娘,皇上走时只有您在场,他跟您说了什么,您还记得吗?趁这个时候知道的人还不多,您得早下决策,要不然,可是要出大乱子的啊!”
我缓缓抬起眼眸,看了他一眼,沙哑着声音说:“去传八贤王进宫,命霍青守住宫门,没有我的谕令,谁也不许出入!让太医们都下去,明早之前,谁也不许出宫门一步!”
江守全强打起精神出去传话,我费力的站起身来,打发走了那些太医,站在榻前。启恒的遗容并不光彩,因为毒素已经侵袭了他全身的血液,我用颤抖的手指轻轻触摸了一下他的脸,已变得僵硬了。我慌忙转过身去,只怕再看一眼,泪水又会不由自主的落下。
我本想静静的等待启怀进宫,听到脚步声传来,正诧异来的这样快。抬头一看,却看到进来的是启悯。再看一眼他身后的曹红,冷笑道:“你动作到快!”
曹红心虚的低下头,启悯二话不说,先去看了榻上的启恒,然后问我:“皇兄临终前可曾说了什么?”
我冷冷的看着他,道:“谕令皇孙登基,八贤王辅政。”
他点点头,似乎猜到如此,又问:“皇兄可有遗诏?”
“事发突然,他还来不及……”我的话还没说完,启悯就走过来拉住我的手把我拉到一边的书案前,道:“没有遗诏,单凭你的片面之词,朝臣们不会相信你的。”
“那要如何?没有遗诏,你还能变出来一份不成?若有朝臣不信,就地正法!”我板起脸冷然说道。
启悯叹了口气,说:“如今八皇子几个还在宫中,晋昌郡王虽远在宫外,但得知消息必定会第一时间赶回来,到时候没有足够让人信服的证据证明皇上将皇位传给润,会有多大的动乱你可知道?”
我沉默片刻,问:“你有什么法子?”
启悯压低了嗓音说:“我记得皇兄在九成宫的时候有一阵子弄伤了手臂,是你一直在帮他批改奏折的,你能模仿他的字迹……”
“原来你连这个都算计好了!”不知怎么,听到他说出这些话,我只觉得心沉入谷底,掌心里沁出冷汗,背后更是冷一阵热一阵!原来这宫里当真没有真情,只有相互利用!
启悯看着我的眼神满是痛苦,解释道:“阿娆,我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