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皇登基自然要施行新政以安民心,那个五岁大的孩子当然不知道什么新政,一切都是启怀和启悯做主罢了。不过,这两个人可不会按照自己的喜好来做事,所以朝堂上的一切,我都用不着操心。
因了新皇上午有早朝,所以只有下午取两个时辰上课,因此元曦和宝月上午陪着我,下午一起去上课,傍晚再一起回来。
今日元曦带着宝月第一次上课,我命人准备了丰盛的晚餐,站在门口翘首以待着。可是先看见的却不是他们的暖轿,而是新皇的銮驾。我微微一愣,随即命人准备接驾,我自回座等候。
只是没想到来的不光是新皇,还有启怀和启悯。
“孙儿给皇祖母请安,皇祖母福寿安康。”新皇对我行礼,只是神色有些不情不愿的。
我疑惑的看了看他身后的两人,问道:“皇帝,你这是?”
新皇道:“皇叔祖教诲,孝悌不可废,因此孙儿以后每日晨昏定省,向太皇太后问安。”
我有些明白,但还是叹道:“皇帝住在紫宸殿,这样每日早晚来回,恐怕多有不便,我看不必如此麻烦了。”
新皇脸上刚出现一丝笑意就被启悯打断,说道:“太皇太后此言差矣,我朝以仁孝治天下,新皇刚登基,正是为天下臣民做表率之际,怎能因麻烦而罔顾孝义呢?若太皇太后担心皇上龙体,臣愿每日相陪,还请太皇太后成全!”
看着他一本正经的面孔,我真是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,这分明是他的算计,可他却说的如此合情合理,我连一点拒绝的理由都没有。
“既是皇上和摄政王的一番心意,太皇太后就答应了吧?”连启怀也这样说,我蹙眉欲阻止,他又道,“只是皇上年幼,每日来回不免辛苦,不如该做每月逢五逢十来请安即可。”
每月逢五逢十,那一个月便只有六天请安的,这样也好,也算得上是两全其美了。便道:“辅政王所言极是,不知摄政王可有异议?”见启悯并无不悦,当下即道:“如此就按照辅政王所说,以后每月逢五逢十过来请安吧!”
“微臣还有一事请太皇太后示下。”启悯又道。
我蹙了蹙眉,他还有完没完了!问道:“摄政王有什么事请说。”
启悯道:“金花落衰败已久,微臣想请旨重修。”
金花落是他母亲生前住过的地方,他想重新修葺,倒也不足为过。我点点头,道:“摄政王孝心有加,那你就着太史局看过吉日之后,再动工吧!”
“是,多谢太皇太后。”
我不置可否,看了看外面的天色,顺口说道:“天色已晚,也到了晚膳的时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