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内地气温暖,靠近龙池的牡丹已开了好些,天气温暖,我心情大好,趁着春日午后倦怠,几个孩子闹着不愿意午睡,我便带着他们去龙池旁赏牡丹。
赵氏和方氏闻讯而來,太妃林氏也前來凑趣,一时间龙池边热闹非凡。元曦和宝月走在最前面,润跟在他们身后,不时回头看看我,我笑着示意他不必害怕,他才勉强跟上几步。
我的身后便是赵氏,方氏的十三皇子才三岁,被乳母抱在怀里,太妃林氏则落在了最后面。
元曦和宝月手里已摘了好多牡丹,我哂笑道:“原來又是两个摧花辣手!”众人迎合着我一起笑了起來。
方氏笑道:“大长公主的性子真好,活泼可爱,十三皇子的性子就静的多,臣妾有时候就想,是不是臣妾诚心不够,本是个女儿,投进臣妾腹中却又变成了儿子。臣妾要是生下的是女儿就好了。”
我回头对她笑道:“还是儿子好,以后封王离京,你也可离了这冷清地方!”
赵氏忙道:“可不是么!十一皇子若是到了年纪,臣妾就离这儿远远的。”她说着偷偷看了我一眼。
我笑笑沒说什么,她这么急着表明心机,是真的怕了。
方氏道:“十一皇子今年已十四了吧?也快了。”
“是啊,快了,快了!”赵氏连连点头。
十三皇子忽然看着前面笑了起來,大家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,原來是元曦摘了一朵牡丹花戴在了宝月头上,宝月也把手上的牡丹花戴在元曦头上,元曦挣脱着跑开了,宝月追不上他,只得把花都戴在润的头上,润非但沒生气,好像还很开心。
我走过去把润头上的花摘掉,笑道:“宝月真是淘气,哪有给男孩子戴花的?追不上元曦,就知道欺负你皇侄。”
宝月和元曦哈哈大笑,润的脸色微微泛红,摘下头上的花递给我说:“皇祖母,戴。”
我看着大红的牡丹,愣了一下,笑道:“皇祖母老了,可戴不得这样鲜艳的颜色啦!”
润不解的看着我,宝月过來说:“母后哪里老了啊?母后是这宫里最年轻,最漂亮的!元曦哥哥你说是不是?”
元曦认真的点点头,说:“是,太皇太后很美。”
我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头,笑道:“玩了这会儿累不累?咱们去沉香亭里坐坐好不好?”
“好。”
沉香亭并非普通的六角亭,四面都有门窗,高两层,比普通的阁楼还大些。知道我们要进去歇息,刘有余立即命人将门窗打开,奉上茶水点心等。
“这儿四面通透,清风拂面,倒是凉爽的很。先帝孝期不得前往九成宫避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