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夏交替之时,午后只觉困乏,朦朦胧胧的睡去,又迷迷糊糊的醒來,睁眼瞧见新换上的浅色帷幔,帷幔外站着几个宫人垂手而立。我转了目光,窗户紧闭,透过翠色的窗纱只看到外面海棠花开得热闹,花影摇曳映在窗格子上,支离横斜。
我因不知时辰,便唤了声:“春分?”春分打了帷幔进來,笑道:“您醒了?”我懒懒的支起螓首,问道:“宝月和元曦呢?”春分笑道:“早上课去了,见您还睡着,就沒进來吵醒您。”我哂笑:“还以为只眯了一小会儿,却不想竟睡得这么沉,扶我起來吧!”
春分对外唤了一声,扶我起來,一众宫人捧着热水毛巾等物进來,我梳洗完毕,换了一身衣裳,去外面坐着。见几子上放了一个食盒,便问:“这是什么?”
春分笑道:“是摄政王命人送來的,说是做的槐花饼,等您午睡起來用些。”
“槐花饼?”我微微怔愣,悠悠想起从前十來岁的时候,和阿齐雅议论前朝宠妃做槐花饼的事,彼时刚好被启悯听到了。
“听说昨日东大内的千株槐树可遭了秧,只怕这会儿槐花都被采尽了呢!”春分掩唇笑道,“咱们王爷对您可真是‘孝心’有加。”
我横她一眼,打开食盒,立即闻到一股馥郁香气,那饼做的也极精致。我叹道:“真是难为他了,只是他这样大张旗鼓,就不怕外人非议么?他与我毕竟是叔嫂,况且年纪相差也不大。”
春分道:“有人的地方总少不了非议,只是南内伺候的人本就不多,加上东大内那儿自从先皇驾崩,亲王太皇太妃离京,随侍的宫人也都放了出去,旁的用不着的,话多的都打发出宫,宫人走的就有大半。您是沒去瞧见,如今这东大内到比咱们南内还冷清些!”
我点点头,道:“人少,也有人少的好处。”看着这盒点心,又道:“槐花饼难成,放蒸笼上温着,等孩子们下课回來了再吃吧!”
“是。”
我想起一桩旧事,命刘有余开了库房,将那断裂的“鹤鸣”找了出來。我亲自擦干净放置琴身的锦盒上面的灰尘,打开來取出瑶琴,对春分道:“去勤政务本楼瞧瞧两位王爷可还在议事,若是议完事了,请辅政王过來一见。”
不多时,春分就带着启怀过來了,我讶异的说:“这么快就议完事了?”
启怀掸了掸衣袖上的微尘,从容笑道:“闻听太皇太后宣召,微臣不敢怠慢,即刻前來相见。不知太皇太后有何吩咐?”
“吩咐不敢当,只是有件事想请老师帮忙。”我示意他近前來,抚着伤痕累累的“鹤鸣”说道,“你将‘鹤鸣’送给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