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晚,启悯就命人送了彩头进宫,我打开那扁方盒子,见里面是一个羊脂玉的项圈,缀了红宝、蓝宝、翡翠、琥珀、青金石和红珊瑚。在烛火映照下,熠熠生辉,若是戴在太阳光下,恐怕会迷离人眼。
“把这个收好,这么光华夺目,此时是戴不得的。”我吩咐春分收好,想了想又道,“我记得从前他还送过我一支白玉簪子,放在一起吧!还有,我往年做过一个未完的扇套,你也给我找出來。”
春分应诺,开了库房放在一处,找了扇套给我,说:“奴婢瞧着,这项圈的羊脂玉到和那簪子的玉质是一样的,不知是不是一块玉上切下來的。”
“是么。”我淡淡的,并未深究。而是拿起那扇套,重新找了同色的丝线來,对着灯光,熬了一个通宵做完,然后放在锦盒里,命春分送去。“就说彩头不过是一句玩笑,劳摄政王破费了,这是回礼。”
春分笑着接了,亲自去金花落相送。
如今启悯一应起居都在金花落,几乎不回王府。
春分回來后对我说道:“王爷说,多谢您的美意,天热正是用扇子的时候,您的回礼很是贴合他的心意呢!等下了朝,亲自來给您谢恩。”说完,抿着嘴直笑。
我横她一眼,假作不去理会,只叫立夏把今早的早膳准备的丰盛些。
下朝之后,启悯和润一起过來请安,看到一桌子的粥水点心,笑道:“看到这么多美味,微臣还真是饿了,多谢太皇太后体恤。”
我道:“摄政王为江山社稷,劳苦功高,这点也不算什么。”
元曦和宝月也起床过來了,看到这么丰盛的早餐,眼睛一亮。正用时,元曦道:“要是父王每天都來用早膳就好了。”
启悯笑问:“哦?元曦喜欢父王陪你吗?”
元曦道:“这样太皇太后为了款待父王,就会做很多点心,我们就可以多吃一点了。”
我看到启悯脸上尴尬的笑容,忍不住“噗嗤”一声笑出声儿來。启悯很快说道:“那好,为了让我们的元曦和宝月早上能有很多种点心吃,父王以后天天都來。”
元曦嘻嘻笑着,我捏了捏他的脸,笑道:“你这个小馋猫!”
宝月哈哈大笑,元曦不好意思的低下头,启悯看着我,目光里含着浓浓情意。
润先放下了筷子,启悯道:“皇上用的这样少,是不是身体不舒服?”润忙道:“沒有,是每日早起,皇祖母都吩咐小厨房给我做了点心,让我吃过好去上朝。所以,我现在还不是很饿。”
我道:“他还小,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可比不得你们。”
启悯点头道:“是